•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多地零號柴油價格“批零倒掛” 民營加油站呼吁

     “最近三天,零號柴油的實際批發價每噸上漲近千元,‘批零倒掛’已經讓很多民營加油站吃不消了。”10月21日,河北省定州市某加油站負責人田宇(化名)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記者聯系北京、內蒙古、山東、河北等地的十余家加油站了解到,近兩三天,多地零號柴油的批發價格與零售價格倒掛;汽油方面則暫未出現“批零倒掛”情況。
     
      在加油站從業者與分析人士看來,柴油價格快速上漲首先是受國際原油價格上漲驅動。此外,地煉企業開工率不足、補庫存、北方進入收割季用油需求增加、季節性因素(時值零號柴油換負10號、負20號乃至負35號)等都是擾動因素,甚至柴油發電機的火爆銷售也對零號柴油批發價上漲提供了支撐。采訪中,同樣來自河北一家加油站的張先生,特別表達了對惡意炒作行為的氣憤,呼吁嚴厲打擊。
     
      根據國內汽柴油價格調整的“十個工作日”原則,10月22日24時,汽柴油將迎來新一輪調價窗口。業界分析師預計,零號柴油價格或將上漲300元/噸,甚至有部分加油站從業者預測每噸可能會上漲360元-400元。
     
      零號柴油批發價快速上漲
     
      零售端出現“限購”
     
      北京市大興區臨近京開高速的某加油站工作人員向《證券日報》記者介紹,“(我們的零號柴油)零售價格還是7.01元/升,也就是發改委規定的掛牌價,供應也充足,但這幾天,加油站實際上都是在虧錢賣油。”
     
      記者致電距上述加油站不遠處的另一家加油站,詢問目前是否可以加柴油。工作人員委婉地表示,“最近來加柴油的太多,暫時沒油了,油庫的運油車也堵在路上,估計今天晚上才會到。”
     
      記者隨后以相同問題詢問另一家加油站,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油罐車正在卸油,但卸油閥有點問題,恢復時間暫時不好確定。”
     
      如果說上述情形還帶有區域偶然性,那么赤峰市巴林右旗一家民營加油站的回答則非常直接,“這幾天我們加油站沒有零號柴油可加,進價太貴了。”
     
      田宇告訴記者,零號柴油批發價10月19日每噸7780元,10月20日8150元,10月21日8750元,“三天就漲了近千元”。
     
      張先生則認為,“加油難”應該歸咎于供應端,“加油站不僅要面對零號柴油的批發價上漲,還有油庫限購,因此在零售端自然也要分層供應。一些加油站對于普通客戶的供應會減少,甚至不提供。”
     
      例如,山東煙臺一家加油站工作人員聽說記者要加零號柴油,回問“是車還是桶”,隨后又向記者解釋稱,“對車加油不限制,對桶則要求不多于100升”。據張先生介紹,當地有些加油站甚至制定了零售限購不超100元的標準。
     
      主因系國際原油漲價
     
      惡意炒作亦是“推手”
     
      零號柴油價格的快速上漲,核心原因是國際原油價格猛漲。
     
      中宇資訊成品油分析師胡雪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國際原油價格自9月份開始一路上行,創近幾年新高,成本壓力是柴油近期大漲的最主要原因。另外,供需趨緊更為油價進一步提供了上漲動力。
     
      從國內因素來看,胡雪表示,“金九銀十”本就是零號柴油傳統需求旺季。
     
      在此基礎上,有觀點認為,這也是煤炭漲價的“連鎖反應”:煤炭價格上漲,導致電力供應出現缺口,激發柴油發電機(臨時電力供給)需求增加,推升柴油需求。有網友甚至調侃,“家里做柴油發電機組配套,國慶節都沒放假。”
     
      拋開需求端,再來看供給端,據《證券日報》記者了解,地方煉廠面臨的減碳和“雙控”政策要求,對其開工率造成了一定影響,同時出口量大增,導致國內供應端壓力增加。田宇對記者表示,目前時值北方各地零號柴油分別換負10號、負20號乃至負35號柴油(主要是抗低溫能力不同),零號柴油的價格和供給因此受到影響。
     
      張先生認為,惡意炒作也是零號柴油價格快速上漲的重要推手。
     
      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當前柴油價格上漲不僅受原油影響,國內成品油內盤處于過度投機狀況也是重要原因。就國內來看,當前看到的批發價格是由國內成品油生產方直接定價,一個是主營系統(中石油、中石化等主營單位),另一個很大的組成部分是民營地煉,二者構成了國內成品油主要供應端,但二者存在較大差異,地煉相較于主營系統操作靈活性更高、自主定價的空間比較大,因此他們更有動力利用高油價環境推漲批發價,從而加劇了“批零倒掛”現象。
     
      成品油迎新一輪調價窗口
     
      上調幅度或為年內第二
     
      根據國內汽柴油價格調整的“十個工作日”原則,10月22日24時將迎來新的調價窗口。
     
      卓創資訊成品油分析師楊霞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據卓創資訊數據監測模型顯示,截至10月20日收盤,國內第9個工作日參考原油變化率為6.79%,預計汽柴油上調300元/噸。
     
      楊霞認為,本計價周期內,北半球氣溫下降,因擔心全球能源供應持續緊張,國際原油連續上漲,布倫特原油價格創2018年10月3日以來最高。受此影響,國內參考的原油變化率正值持續上漲,本輪成品油零售限價上調政策即將落實。預計本次上調幅度將是今年以來的第二大漲幅。此前,10月9日24時國內成品油零售限價年內最大漲幅落地,柴油上漲330元/噸。不過,目前距離調價窗口尚有一個工作日,最終的價格調整幅度也將存在變化。
     
      部分民營加油站負責人則對記者表示,“行業內流傳每噸將上漲360元-400元”。但是,即便漲幅達到預期,加油站還是可能面臨“批零倒掛”。以河北定州地區為例,目前零售端的最高限價為8060元/噸,如果按照400元的上漲幅度來計算,零售價最高可達8460元/噸,仍低于10月21日定州地區8750/噸的批發價。
     
      張先生呼吁,一方面,有關部門應進一步加強監管,打擊惡意炒作行為;另一方面,央企冶煉企業要更多擔負社會責任,提高開工率,保障供給。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