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4040年記錄火車上的中國人,攝影師王福春逝世,

    攝影師王福春,用40多年、他生命的一大半,拍下20多萬張火車上的中國人的照片。如今他走了,為我們留下幾十年來,中國改革開放時代里那些鮮活又溫情的記憶。
    螢火演講:他在火車上當40年“職業小偷” 為拍照曾被掐脖暴打
    自動播放
    2021年3月13日,王福春同志治喪委員會發布訃告:中國著名攝影家、北京公益攝影協會副主席、哈爾濱市攝影家協會副主席,王福春同志因病醫治無效,于2021年3月13日上午6點零8分在北京去世,享年79歲。

    攝影師王福春,用了40多年,他生命的一大半,坐火車北上漠河,南下廣州,西至格爾木,東到上海,行程幾千次,拍下20多萬張火車上的中國人的照片。他從綠皮火車拍到白皮高鐵,見證了火車上的人生百態,記錄下幾十年的社會變遷。

    他被譽為中國火車攝影第一人,卻自稱是“職業小偷”——偷走火車旅客的影像。

    2018年騰訊新聞·螢火演講中,王福春分享了自己和火車之間的深厚情感。他說:“攝影的過程是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作品如果沒有感動自己,那么也不會感動別人。”

    此刻,讓我們重溫這位攝影師的經典作品與人生感悟。以下是王福春的講述:


    我是苦孩子出身,三歲沒媽五歲沒爹,是哥哥嫂子將我撫養長大,還供我讀書上學。沒有他們,就沒有我的今天。而我對鐵路的感情也來源于我哥哥。哥哥是鐵路工人,家住在鐵路機務段附近,我從小看火車跑、聽火車叫,甚至抓火車、跳火車。這也為后來的拍攝播下了種子。

    我一生都在干我最喜歡的事情,前半生搞美術,后半生玩攝影。

    我的選題就是生在哪里拍哪里,職業是什么拍什么。我是黑土地人,我就拍了《黑土地》、《東北人》、《東北人家》三部曲。我是鐵路職工,我就拍鐵路機車,把機車一直拍到退役,退出大眾視線。我還把火車車廂里的人拍了40年,從綠皮車拍到白皮車,拍下了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變化。

    在車里,我什么都遇到了

    火車上的中國人,40年來的精神狀態、服裝打扮、休閑方式等都發生了極大改變。

    火車是個流動社會,是中國人的臨時大家庭。那時,中國人出行首選坐火車。八九十年代,民工潮出現,農民工從農村涌入城市,一下把車廂給灌滿了,整個火車被壓得快喘不過氣了。人滿為患,一票難求,買票得排兩三天隊。


    1994年,哈爾濱站
    過去坐綠皮火車,人的感情也很豐富。幾個陌生人坐在一起嘮嗑,一會就成為好朋友。而現在在高鐵上,鄰座間沒有一點交流,每個人都在低頭看手機,非常冷漠。


    1996年,上海-廣州
    1994年,從北京到沈陽的火車上,有一個在湖南做生意的沈陽小伙,他對象長得很漂亮,是個模特,這在當時是比較特別的職業。1998年,我在火車上遇到了一對從齊齊哈爾到哈爾濱拍婚紗照的新人。那時候婚紗照剛剛興起,只有大城市有。


    1998年,哈爾濱-齊齊哈爾
    我也看到了令人心酸的場景。在去往南寧的一趟火車上,我遇到了一個民工的孩子,五六歲的小女孩滿身汗,倚在門頭站著就睡著了。因為沒法給她提供幫助,我心里有種自責和難受,站了五六分鐘,就是按不下快門,后來無奈按下快門,我反而被快門聲刺痛,想起自己的童年——我是苦孩子,從小沒爹沒媽。“攝影師必須有良知和愛心。”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