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中國外匯市場運行平穩 主要指標處于合理區間

    今年前三季度,中國外匯收支情況如何?跨境資本流動有哪些新特點?在國新辦日前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外匯管理局有關負責人介紹了相關情況。今年前三季度,銀行結售匯順差1800億美元,中國外匯儲備規模32006億美元,跨境資金有序流動……種種數據和現象表明,中國外匯收支形勢總體穩定,外匯市場韌性增強。
     
      主要指標處于合理區間
      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在會上介紹,從銀行結售匯數據看,前三季度銀行結匯18598億美元,售匯16798億美元,結售匯順差1800億美元??傮w來看,中國外匯收支狀況有以下特點:
     
      ——售匯率保持穩定,跨境融資逐步趨穩。前三季度,售匯率為63.8%,和2020年同期水平基本持平。從外匯融資看,今年9月末,我國企業等市場主體的境內外匯貸款余額比去年年底增加了403億美元。9月末,進口海外代付、遠期信用證等跨境貿易外幣融資余額1429億美元,基本回歸到了疫情之前的水平。
     
      ——結匯率略有上升,近期外匯存款余額基本穩定。前三季度,結匯率為66.9%,比去年同期略升2個百分點。到今年9月末,企業等市場主體的境內外匯存款余額比去年年底增加了636億美元。
     
      ——外匯衍生品交易規模保持增長,企業匯率風險管理意識逐步加強。今年前三季度,企業利用遠期、期權等外匯衍生產品來管理匯率風險的規模同比增速為80%,高于同期銀行結售匯增速56個百分點。“這個數據顯示企業的匯率避險意識增強,風險中性經營理念在提升。”王春英說。
     
      ——外匯儲備規?;痉€定。到今年9月末,中國外匯儲備規模32006億美元,比去年年底略降0.5%。王春英表示,前三季度,外匯儲備規模變化主要是受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的綜合影響。
     
      “今年前三季度,中國外匯市場運行平穩,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總體穩健,外匯收支交易活躍,跨境資金流動總體穩定。”王春英說。
     
      外匯收支形勢總體穩定
     
      今年以來,中國跨境資本流動情況如何?有哪些新的特點?
     
      王春英對此回應,中國的外匯收支形勢總體穩定,跨境資金有序平穩流動,外匯市場韌性增強,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無論是從數量還是價格的指標來看,當前中國跨境資金流動和外匯市場表現出‘雙穩’特征。”
     
      第一個穩,從數量上來看,跨境資金有序流動,近期保持穩定的小幅凈流入態勢。“第三季度,企業和個人等非銀行主體跨境月均凈流入規模是153億美元,其中跨境外匯月均凈流入是112億美元。銀行的代客結售匯月均順差是147億美元,這個說明境內企業和個人的外匯收支以及外匯供求總體上是略有盈余的。”王春英說。
     
      第二個穩,從價格上來看,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總體表現穩健。“前三季度美元指數上漲4.7%,主要國家貨幣對美元都是貶值的,新興市場貨幣指數下跌4.6%,而人民幣小幅升值1.2%。”王春英說,9月份以來,美國貨幣政策轉向預期加強,美元指數上升,同期人民幣窄幅波動,匯率穩定在1美元兌換6.46元人民幣的水平。
     
      抗風險能力明顯增強
     
      近日,美聯儲等海外央行不斷發出貨幣政策轉向的信號,部分新興經濟體已經開始加息。在此背景下,中國的跨境資本流動是否會加???
     
      王春英表示,總的來看,中國的外匯市場抗風險能力比過去明顯增強,本輪美聯儲貨幣政策調整不會改變中國國際收支基本平衡的格局,也不會改變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的態勢。得出這樣的結論,基于以下理由:
     
      第一,市場對于美聯儲減少購債的路徑已經有了充分的預期,短期內引發國際市場動蕩的風險可控。今年下半年以來,美聯儲多次就減少購債和市場溝通,其貨幣政策調整節奏、力度與市場預期比較吻合。“市場普遍預計,美聯儲貨幣政策正?;M程是漸進的,對國際金融市場和我國外匯市場的影響也就會降低。”王春英說。
     
      第二,新興經濟體自身的穩健性提升,對美聯儲貨幣政策調整的適應性有所增強。王春英分析,這一輪美聯儲量化寬松貨幣政策持續時間比較短,但資金釋放量比較大。在這期間,資金直接流入到新興市場的并不多。同時,近年來新興經濟體自身基本面顯著改善,總體上抗外部風險能力增強。
     
      第三,我國的宏觀基本面穩健,外匯市場日益成熟,對外負債結構不斷優化,抵御外部沖擊的能力明顯增強。
     
      王春英表示,外匯管理局將推進外匯領域改革開放,繼續保持人民幣匯率彈性,不斷完善外匯市場“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管理框架,同時,適時開展逆周期調節,切實維護外匯市場穩定。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