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中部地區開創高質量發展新局面

     廣袤的中華大地上,由山西、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六省組成的中部地區宛如一道“脊梁”,在全國區域發展格局中占有舉足輕重的戰略地位。
     
      促進中部地區崛起戰略實施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中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重大成就。抓住機遇,乘勢而上,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正不斷開創新局面,再上新臺階。
     
      從跟跑到領跑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促進中部地區崛起工作。2006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促進中部地區崛起的若干意見》的印發,標志著中部地區崛起戰略的正式實施。此后又相繼出臺了《國務院關于大力實施促進中部地區崛起戰略的若干意見》《促進中部地區崛起規劃(2016—2025年)》等多項支持政策。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到中部地區考察調研,作出重要指示批示。2019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江西南昌主持召開推動中部地區崛起工作座談會,就做好中部地區崛起工作提出8點意見。2021年7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新時代推動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正式發布。這是黨中央、國務院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立足當前、著眼未來、審時度勢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標志著中部地區迎來了新一輪發展的重大機遇。
     
      中部地區崛起戰略實施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部地區發展速度明顯加快,經濟總量占全國的比重進一步提高,糧食生產基地、能源原材料基地、現代裝備制造及高技術產業基地和綜合交通運輸樞紐地位更加鞏固,科教實力顯著增強,基礎設施明顯改善,社會事業全面發展,在國家經濟社會發展中發揮了重要支撐作用。
     
      “十三五”時期,中部地區經濟年均增長達到8.6%,增速居東部、中部、西部、東北四大板塊之首,實現了從“跟跑”到“領跑”的轉變。特別是從2017年第三季度到2019年底,連續10個季度領跑四大板塊。2020年,中部地區以占全國10.7%的國土面積承載了全國25.8%的人口、貢獻了全國22%的地區生產總值。2006年到2020年,中部六省進出口額從535.8億美元增長到3872.7億美元,實際吸收外資從每年34.2億美元增長到79.4億美元。
     
      今年上半年,中部地區經濟總量達到11.8萬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14.7%,超過全國平均增速2個百分點,為支撐中國經濟平穩發展發揮了關鍵作用。
     
      六省發力勢頭正勁
     
      中部地區的發展優勢明顯:承東啟西、連南接北,交通網絡發達、生產要素密集、人力和科教資源豐富、產業門類齊全、基礎條件優越、發展潛力巨大。
     
      但是,中部地區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依然突出:內陸開放水平有待提高,制造業創新能力有待增強,生態綠色發展格局有待鞏固,公共服務保障特別是應對公共衛生等重大突發事件能力有待提升。
     
      “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上下更大功夫,在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上下更大功夫”“把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作為主攻方向,把創新擺在發展全局的突出位置”……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為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劃重點”。
     
      近年來,中部六省積極融入國家戰略,推動高質量發展,不斷增強中部地區綜合實力和競爭力,奮力開創中部地區崛起新局面。
     
      山西省深入推進山西國家資源型經濟轉型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建設,開展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努力蹚出一條轉型發展的新路。“十三五”期間,山西非煤工業年均增速6.3%,高于煤炭工業3.7個百分點;戰略性新興產業年均增速7.8%,高于規上工業3.2個百分點。
     
      安徽省不斷激發科技創新這個“關鍵變量”。合肥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國家實驗室等一批國家戰略科技平臺相繼批復建成,涌現出量子通信、動態存儲芯片等一批重大原創性成果,區域創新能力穩居全國第一方陣。
     
      江西省加大轉型升級力度,深入實施數字經濟“一號工程”,加快形成以數字經濟為內核、以先進制造業為支撐,制造業與服務業深度融合的現代產業體系。今年前三季度,戰略性新興產業、高新技術產業、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分別增長24.4%、19.5%、22.3%。
     
      河南省加快構建以先進制造業為支撐的現代產業體系,“十三五”時期,河南國家級創新平臺達到172家,新型研發機構發展到102家,科技型中小企業突破1萬家,超大直徑硬巖盾構、尼龍新材料、光互連芯片等關鍵核心技術實現重大突破。
     
      湖北省戰略性新興產業經濟發展引擎作用愈發突出。今年前三季度,從疫情中“浴火重生”的湖北持續穩定恢復。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增長34.9%,兩年平均增長15.0%。新興產品增勢強勁,液晶顯示屏、傳感器、集成電路圓片、手機等產品產量分別增長3.9倍、28.5%、92.6%和99.2%。
     
      湖南省著力打造國家重要先進制造業、具有核心競爭力的科技創新、內陸地區改革開放的高地,“十三五”期間經濟年均增長7%以上,總量邁上4萬億元臺階,居全國前十;形成了3個萬億元產業和14個千億元產業,特別是工程機械、航空動力等具有國際影響力。
     
      新時代展現新作為
     
      今年5月,在山西舉行的第十二屆中國中部投資貿易博覽會碩果累累——中部六省共簽約項目433個。其中外資項目25個,總投資額19.62億美元,引資額19.62億美元;內資項目408個,總投資額5714.71億元人民幣,引資額5696.45億元人民幣。
     
      中部地區在推動我國高質量發展和實現高水平對外開放中具有全局性的重要意義。目前中部六省有自貿試驗區4個,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63個,還有產業轉移示范區、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等一批國家級開放平臺。
     
      目前,中部地區的常住人口超過全國的四分之一,既擁有長江中游和中原兩大城市群,也擁有武漢、長沙、鄭州、合肥等GDP過萬億元的城市。中部六省均承載著國家重大區域戰略使命,比如江西、湖南、湖北和安徽屬于長江經濟帶,河南、山西承擔著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戰略任務。推動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有利于其在促進區域協調發展中發揮更大作用,更好應對和化解各種風險挑戰。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認為,中部地區獨特的區位交通條件、大規模的潛在內需市場以及雄厚的產業技術基礎,使其在我國新發展格局中處于核心環節。加快推進內陸中部地區高水平開放進程,特別是推進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建設吸引高質量外資的營商環境和外向型經濟新體制,有利于形成我國全方位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高水平開放格局。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新時代推動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擘畫了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新藍圖:到2035年,中部地區現代化經濟體系基本建成,產業整體邁向中高端,城鄉區域協調發展達到較高水平,綠色低碳生產生活方式基本形成,開放型經濟體制機制更加完善,人民生活更加幸福安康,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
     
      “中部地區既有雄厚的經濟基礎、強勁的發展動力,又有巨大的發展潛能,完全能夠肩負起高質量發展的時代重任。”國家發展改革委黨組成員、副主任叢亮表示。
     
      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新時代,中部地區崛起勢頭正勁,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大有可為!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