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從考古工地到國家考古遺址公園 “金沙模式”如

    2001年,金沙遺址一醒驚天下,被譽為“21世紀中國第一項重大的考古發現”。從這里出土的大量文物,不僅填補了古蜀研究的空白,甚至改寫了成都歷史和四川古代史。
     
      多元展示
     
      金沙遺址博物館以古蜀文明為核心,打造出多元立體的展示體系。“考古科普”類的闡釋新方式和“眾籌眾創”的策展新理念,讓不同年齡、身份和知識結構的觀眾,都參與到博物館的價值構建中。
      金沙模式
     
      金沙遺址破土而出之時,成都便決定走一條文化遺址保護與城市發展結合的創新之路——在金沙遺址原址修建主題博物館,使其成為兼具歷史遺址保護和城市綠地功能的考古遺址公園。
     
      在18日舉行的第三屆中國考古學大會上,成都金沙遺址同時入選“百年百大考古發現”和考古遺址保護展示優秀項目。
     
      成都金沙遺址入選“考古遺址保護展示優秀項目”的理由是什么?都說考古遺址保護和旅游開發是一對天敵,作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金沙遺址是如何將保護和利用做到極致?
     
      實力派
     
      首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
     
      結出“金沙模式”碩果
     
      綠草蔥蔥,小鳥爭鳴。位于摸底河旁的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每天都會接待來自全國的游客。游客們漫步在穿越遺跡現場的木質走廊,感受來自3000年前神秘的古蜀往事……
     
      廣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館員、前副所長卜工在歸納金沙遺址的發掘、研究、保護和展示的“金沙模式”時,認為其具有“實事求是,從材料出發,超前、自信、學術、包容”的特點。而在這背后,金沙遺址所做的其實還有更多。
     
      2007年4月,金沙遺址博物館正式建成開館。全新開放的博物館占地面積30萬平方米,由呈現考古發掘現場的遺跡館、展示精品文物的陳列館、復原古蜀自然生態的園林區以及承擔教育、交流、文保等多元功能的文保中心和金沙文化藝術中心組成,并于2010年成為首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
     
      廣闊園區中,根據考古研究成果復原的古蜀家園生機勃勃,摸底河蜿蜒流淌,成群的梅花鹿愜意生活,再現“呦呦鹿鳴,食野之蘋”的自然野趣,讓走入的游客能瞬間穿越回那個萬物有靈的古蜀時代。
     
      “金沙遺址能入選考古遺址保護展示優秀項目,毋庸置疑。成都金沙遺址是整個巴蜀地區的典型遺址,同時也是中華民族多元一體形成過程的實證。”在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大遺址與規劃部主任、國家考古遺址公園聯盟副秘書長安磊看來,金沙遺址多年來在自身發展和專業考核方面,都逐漸成長為了“實力派”。
     
      安磊告訴記者,在金沙遺址成為首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前,周口店北京人遺址博物館、圓明園遺址公園、大明宮遺址公園以及金沙遺址等首批入選的考古遺址公園,實際上為國家推動考古遺址公園的概念起到了一定的示范作用。“因為上述的四家已基本具備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應有的功能和形態、建設水平和開放能力,所以國家才決心做好考古遺址公園的相關推進工作。當時的金沙遺址是全國為數不多的集考古、博物館、公園管理三方合一的機構,可以說,金沙遺址是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先行者之一。”
     
      好典型
     
      融合考古、旅游、開發 促進遺址保護和利用
     
      金沙遺址博物館館長朱章義表示,金沙遺址破土而出之時,成都便決定走一條文化遺址保護與城市發展結合的創新之路——在金沙遺址原址修建主題博物館,使其成為兼具歷史遺址保護和城市綠地功能的考古遺址公園。而作為一座考古遺址公園,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修建在成都的黃金地段,這一點難能可貴。
     
      在此前舉行的“紀念金沙遺址發現20周年國際學術會議”上,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王巍回憶,當年還曾圍繞著是否建考古遺址公園,是否能提及考古遺址公園,有過巨大爭論。“有一種觀點認為,遺址就是遺址,公園就是公園,怎么能說到一塊兒呢?現在看來是非常好的舉措,把考古、旅游、開發融合起來,很好地解決了被認為是‘天敵’的兩個矛盾,而且共同促進了遺址的保護和利用。”王巍認為,金沙遺址的發掘、調查、研究和利用在中國考古百年史中是非常好的典型,成績斐然。
     
      據了解,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開展國家級課題《城市大遺址的保護與利用——以金沙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為例》,對城市中心區域如何科學保護大遺址并有效利用遺址的社會價值提供了有益的借鑒和思考。眾多科研項目的開展助推了古蜀文明保護體系的完善,也解決了文物保護中存在的重大關鍵技術問題。
     
      同時,成都金沙遺址還積極開展對外合作交流,不斷完善和提升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建設。據安磊介紹,圓明園、周口店、金沙遺址以及大明宮四家聯合發起成立的國家考古遺址公園聯盟,于2019年舉辦了首屆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文化藝術周,推動了考古遺址公園建設和大遺址保護工作的開展,讓考古研究成果更好惠及民眾,更好地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真正讓文物“活起來”。安磊認為,從這一點上來看,“在金沙遺址在加入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前,到正式成為其中一員,再到管理體系的完善,以及相應生態制度建立的過程當中,都起到了一定的支撐和示范作用。”
     
      新嘗試
     
      以古蜀文明為核心
     
      打造多元立體展示體系
     
      “諸位看官,歡迎來到大唐長安城,我是諸位的引領人,唐知許。” 2021年10月1日,成都首檔博物館實景劇本游——《金沙之夜·回望長安》國慶檔在金沙遺址博物館上演,這也是金沙遺址博物館圍繞主題臨展“回望長安——陜西唐代文物精華展”開發的社教文化體驗活動。這種“展覽陳列+角色扮演和劇情任務”的活動形式,對于博物館來說,也是一次對公眾服務和社會教育的全新嘗試。
     
      依托獨一無二的考古遺址現場和特色鮮明的文化內涵,金沙遺址博物館以古蜀文明為核心,打造出多元立體的展示體系,形成了極具金沙特色的“重要考古發現”“中國區域文明”“世界文明”“文物專題”“藝術金沙”以及“古蜀文明”等系列原創展覽品牌。同時,“考古科普”類的闡釋新方式和“眾籌眾創”的策展新理念,讓不同年齡、身份和知識結構的觀眾,都參與到博物館的價值構建中。
     
      2009年,金沙遺址博物館依托得天獨厚的園區空間,以中國文化遺產標志的原型——太陽神鳥金飾為精神內核,首創大型新春文化活動——成都金沙太陽節,并率先推出“夜間博物館”模式。從2014年開始,金沙遺址博物館還推出“金沙之夜”系列活動。每年春節期間,金沙遺址博物館都會圍繞當年主題臨展,結合古蜀文明內涵,通過文化彩燈、園林造景、活態展示和傳統民俗等形式對展覽及文化內涵進行活態闡釋,以更加藝術化、更加喜聞樂見的方式,讓更為廣泛的觀眾感知歷史,得到獨特的文化體驗,使博物館真正成為一個與公眾共享的公共文化空間。
     
      伴隨成都城市文化的迅速發展,金沙遺址博物館以其深厚的文化內涵、特殊的區位優勢,已成為成都市文化的新地標,也是這座歷史文化名城最重要的文化品牌之一,不僅有效帶動了區域的發展,同時極大地提升了成都城市的形象和文化“軟實力”。
     
      朱章義表示,金沙遺址博物館還將在“十四五”期間,充分利用“文旅融合”發展契機,緊緊圍繞古蜀文明保護傳承工程和世界文化名城建設,以遺址保護與研究作為立館之本,以陳列展覽作為服務觀眾的主要載體,以文化藝術活動作為活態闡釋文化遺產的主要手段,以文創開發與社會教育作為連接歷史資源與日常生活的紐帶,從而提高文化遺產保護、研究與展示水平。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