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音樂為什么會變成免費午餐:唱片業崩塌啟示錄

    美國記者斯蒂芬·維特歷經五年的調查得出結論:音樂為什么變成免費午餐,主要是三個人在“作怪”。


    2006年4月2日,不一定樂隊在上海的某藝術館演了一個專場。因為竇唯,當晚來了不少觀眾。部分媒體起初是來湊熱鬧的,后來倒湊成了一篇篇刀光劍影的報道。事情鬧大了,時任館長找了籌辦演出的部下X,明曉厲害。X原本有一系列的計劃,定期邀請海內外的前衛樂手來藝術館獻演,這事情等于黃了,但他還是頂著壓力,希望早已上馬的第二個項目能有善終。這便是英國電子樂隊ISAN后來的售票演出變成免費午餐的秘辛。X還幫我約到了ISAN的專訪。他們接著要發新專輯Plans Drawn In Pencil,官方的上市時間是6月13日,而我在5月初就通過SLSK免費下載了整張專輯的高品質MP3。當我提出這個疑問的時候,那場面實在尷尬。專輯是在哪個環節外泄的?我記得他們竊竊私語時的神色。直到最近,因為閱讀《音樂是怎么變成免費午餐的》(斯蒂芬·維特,河南大學出版社,2020年1月),答案才真正站了出來。

    斯蒂芬·維特(Stephen Witt)在撰寫本書之前是素人,他的職業生涯僅限為一些報刊供稿。此君沒有樂評人的履歷,也沒有愛樂者的背景,他不淘碟,這在書的前言部分全有解釋,自稱“盜版一代”,主要聽MP3??蛇@并不影響書的品質。為了寫這本書,他花了五年的時間深入調查,我在讀的過程中時常想起國內有一階段寫音樂產業最好的文章主要出自財經記者,而非所謂的樂評人;還有就是紀錄片《尋找小糖人》,它的成功也許恰恰得益于導演并不那么懂音樂,能輕易地跳脫音樂史、傳播史的誘惑,用精妙的懸疑專心熬煮最普世的雞湯。

    故事要從MP3技術的研發說起,這是本書的三條敘事線之一,主角是德國人勃蘭登堡(Karlheinz Brandenburg)。

    勃蘭登堡是MP3技術團隊的帶頭人,把他拖下水的是他的導師塞策(Dieter Seitzer)。塞策的導師齊威克(Eberhard Zwicker)被稱為心理聲學之父。心理聲學研究人類如何感知聲音。齊威克發現人類的耳朵繼承了解剖結構上的缺陷,比如,兩個同時發出的聲音,如果音調拉近,就能讓人耳誤以為只有一個音。塞策覺得,利用齊威克的研究可以實現用很小的數據量來記錄高保真的音樂,所以當激光CD作為新載體于1982年問世時,他是唱衰的,覺得CD儲存著大量會被人耳忽略的無用信息。

    塞策的判斷在我看來純屬偏見,這就好比讓一個人去試聽兩套音響設備,一套價值三十萬,另一套七十萬,兩套設備的差異確實容易被人耳忽略,但這并不代表那多花的四十萬打了水漂。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