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它們為何會成為文物藏品修復的“典范”?

     10月20日,“2021全國十佳文物藏品修復項目”和“2021全國優秀文物藏品修復項目”在北京公布。浙江省博物館組織實施的“臨安市館藏水丘氏墓出土瓷器保護修復”等10個項目獲2021全國十佳文物藏品修復項目。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實施的秦始皇帝陵園K9801陪葬坑出土石質甲胄的保護修復、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實施的后蜀趙廷隱墓出土陶質文物保護修復項目等19個項目獲“2021全國優秀文物藏品修復項目”。它們為何會成為文物藏品修復的“典范”?
     
      科學分析,建立詳細的數據庫
     
      浙江是中國瓷器的發源地和重要產區之一。1980年,水丘氏墓共出土25件精品瓷器,其中青瓷褐彩如意云紋鏤孔薰爐、青瓷褐彩如意云紋罌、青瓷褐彩如意云紋油燈三件“秘色瓷”,從器型到工藝,無不體現出當時越窯的最高水平。由于出土前長期處于惡劣環境,出土后修復無檔案可查,三件國寶呈現出諸多病害,且病害不斷加劇發展,必須加以搶救性修復。
     
      受臨安文物館委托,浙江省博物館保護修復團隊利用現代分析手段,系統地從胎釉成分等入手,針對該項目中文物的燒造工藝、病害成因、修復材料、修復工藝進行系統研究。
     
      經國家文物局審核批準后,修復團隊進行文物病害分析。分析發現,病害類型主要有污漬、裂隙、胎釉開裂等,更為復雜的是,經過檢查發現三件文物不同程度存在微裂隙,這是其病害發展的重要原因,也是修復過程中最大的難點。
     
      據悉,修復團隊多次到“秘色瓷”的核心產區上林湖,尋找與三件器物類似的越窯青瓷標本,并對出土的瓷片標本進行了系統科學的分析,建立了詳細的數據庫。在此基礎上,與北京大學、中國科技大學的材料專家進行了反復的科學論證,獲得了一手研究論證資料用于尋找解決方案,并與浙江理工大學成立了微裂隙加固適用性材料篩選研究項目,在同類瓷片上進行了無數次的修復材料及工藝試驗,終于,微裂隙加固有了系統的全新方法。
     
      經過5年長期、艱苦、精細的工作,三件文物終于在博物館中與世人相見,深藏于庫房的文物“活”了。
     
      視出土情況,采用不同提取方式
     
      1998年,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在秦始皇陵封土東南側發現一處規模宏大、內涵豐富的陪葬坑。通過對該陪葬坑進行試掘,共清理出87領石甲和43頂石胄。
     
      這批甲胄在隨葬時擺放較集中,但因洞頂部坍塌、人為擾動等緣故,大部分甲胄保存較差,甲片多有酥裂和破碎,且有不同程度的散亂,更有少數甲胄由于經火焚燒等原因,出現了崩裂、變形等現象。因此,文物修復人員在考古發掘的同時立即制定了保護修復方案。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副研究館員劉江衛介紹,文物提取工作是保護修復工作開展的首個難題。通過不斷討論與試驗,保護修復人員根據石甲胄出土時的不同情況,采取了三種不同的提取方式:對于與周圍關系簡單明確的,采用套箱法整體提??;對于出土時四周疊壓關系復雜的,采用了分層提取法;此外,采用環十二烷作為臨時性加固材料提取脆弱石質甲胄也得到了較好的效果。
     
      劉江衛介紹,清理過程主要采用機械法去除石片表面附著物。部分石質甲片、胄片層解、灰化嚴重,就采用加固溶液對其進行加固;再使用膠粘劑對其進行粘接;結合考古發掘現場的記錄資料,根據所在位置和疊壓關系對其補全。
     
      在發掘現場出土的兩領石質鎧甲由500至600個石片組成,數以萬計的石片散落在一起,多數石片出現殘損、層解甚至灰化,僅能看出輪廓,其復原程序細碎繁雜。比如要對甲片、胄片進行分類;制作新的銅條、銅扣作為甲片的編綴材料,退火、敲打成型后,用漆皮汁調少許礦物顏料做舊等,讓復原后的石質甲胄立體呈現出來。該陪葬坑出土的石質甲胄修復和復原后陳列于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真實展現了秦代甲胄實物。
     
      高科技手段助力文物修復
     
      2010年,在成都市龍泉驛區十陵鎮青龍村,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在修路前的文物勘探工作中,發現了一座后蜀國(934年—965年)古墓。墓志上的文字顯示墓主人身份為五代后蜀宋王趙廷隱。
     
      此次發掘出土陶器58箱,其中包括由5件男俑和23件女俑組成的完整的彩繪貼金陶伎樂俑組合、精美的彩繪陶質庭院一套。經過前期整理工作,共拼對出陶器101件(套)。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護中心副主任孫杰介紹,在對趙廷隱墓出土彩繪陶器進行修復前,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護中心用高科技手段對這批陶器進行了全面的“體檢”,首先采用超景深顯微鏡、拉曼光譜等分析了這批彩繪陶器的彩繪結構及顏料,還采用高溫膨脹儀對典型陶俑的燒成溫度進行測定,并采用氣相色譜質譜聯用儀對其彩繪層膠結物質進行分析。
     
      孫杰介紹,表面硬結物問題是文物修復的難題,趙廷隱墓早期曾被火燒,碎片表面附著物及顏色差異較大,文物修復人員先用竹簽對大面積的浮土進行清理,用手術刀對能清理的硬結物進行清理,再用棉簽洗去附著泥土,用竹簽將被軟化的泥土和硬結物輕輕挑去,一點一點減薄硬結物,直至完全剔除。
     
      2017年3月,趙廷隱墓出土陶器修復工作正式開始,文物修復人員針對出現嚴重剝落、空鼓,以及酥粉等問題的出土陶器彩繪層進行了加固保護,對陶器上的煙熏痕跡,作為重要的歷史信息予以保留。修復后的彩繪陶俑成為成都博物館常設展覽“花重錦官城”中最重要的展品。
     

    歷史熱門推薦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