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一家“孩子院團”的“創演快車道”

    山東濟南老城區經五路223號,老濟南人提起來,滿是童年的幸?;貞?;新濟南人走到這里,更多是輕松的喜悅。這里是濟南市兒童藝術劇院(簡稱“濟南兒藝”)的駐地。作為山東唯一從事兒童劇創作的國有院團,乘著文藝繁榮發展的東風,濟南兒藝近年來步入“創演快車道”,青年人才力量得到加強,富有創意的兒童劇連續立上舞臺,來自濟南及周邊地區中小學校的演出邀約應接不暇。濟南市文化和旅游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如今濟南兒藝出人出戲良好局面的形成,主要得益于院內自覺承擔社會責任,時刻將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始終牢記文藝引領時代風尚的使命。
     
      創作引領,展現時代風貌
     
      前不久,濟南兒藝創排的兒童劇《童年》亮相第六屆全國少數民族文藝會演,進行網絡展播。這也是山東唯一入選此次會演的作品。
     
      《童年》故事發生在云南大山深處少數民族地區。在怒江峽谷和碧羅雪山映襯下的一所尚未通電的山頂小學,一位老師帶著6個娃娃每日溜索渡江求學。為挽留一位來自濟南卻膽小不敢溜索渡江的支教老師,孩子們使出渾身解數。劇中將憨哥哥拴在身上求學的小嘉娜、為了弟弟學業在家務農的姐姐金鳳、想要飛出大山成為舞臺“白天鵝”的姬玉……他們演繹了一個個令人感動的童年故事。
     
      說起創作初衷,《童年》總導演吳旭介紹,在一次新聞中看到云南怒江支教老師的故事,老師的奉獻精神以及孩子們渴求知識、不惜溜索渡江去求學的畫面,深深打動了他。他自己有援藏經歷,因此創作中得心應手,也將大量采風細節加入其中。
     
      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觀察近年來濟南兒藝的創作,不難發現聚焦現實生活是一大著力點。該院牢固樹立精品意識,將推出更多受孩子喜歡的兒童劇作為努力方向,從火熱生活中汲取創作營養,在偉大時代體悟“幸福的密碼”。
     
      今年暑假,勵志兒童劇《我是美人魚》在濟南兒藝上演。該劇主角“安安”是個患有“先天性光頭癥”的10歲女孩,整部劇以安安從自我封閉到勇敢面對現實的成長過程為主線,以現實生活為載體,從孩子的視角出發,試圖用童話的手法帶給小觀眾關于“如何面對不完美的自己”的思考。
     
      《我是美人魚》的創作,與編劇胡成紅自身的經歷有關。她表示,《我是美人魚》就是想給孩子們信心,鼓起勇氣面對不足。
     
      務實惠民,服務少年兒童
     
      7月,濟南兒藝組織的濟南第十三屆親子劇節上演。適逢暑期,市民劉濤和女兒連續3個周末都去捧場。
     
      作為土生土長的濟南人,劉濤小時候也是看著濟南兒藝的演出長大的。如今,已為人父的他對孩子觀賞兒童劇非常支持。“我們現在太需要‘讓人放心’的文藝作品,需要給孩子一個健康的導向。”劉濤說,少年兒童的心靈是一張白紙,濟南兒藝的優秀作品等于在白紙上畫上了真善美的東西。
     
      作為專業的兒童劇創作院團,濟南兒藝始終堅持“到觀眾席去檢驗作品質量”。濟南兒藝相關負責人任曉坪說,也許有人認為兒童劇好排,因為孩子們看不出作品的好壞,濟南兒藝的觀點恰恰相反。孩子們因為年紀、閱歷等原因,可能無法準確說出一部劇哪里好,但說不出不代表他們不喜歡,孩子的思維方式、情感表達、性格養成都會潛移默化地受到兒童劇的影響。
     
      近些年,每次新劇目的創作,濟南兒藝會邀請幾位熱心觀眾加入劇本討論中。彩排和首演時,劇院也會邀請會員觀看,并通過面對面座談、發放意見征求表等方式,對作品進行打磨提升。
     
      在辦好陣地演出的同時,濟南兒藝積極推動優秀劇目走進鄉村社區和學校。僅今年上半年,劇院就組織戲劇進校園演出數十場次。
     
      結合“我為群眾辦實事”主題實踐活動開展,濟南兒藝還遴選一批優秀保留劇目,到濟南和周邊地區的山村演出。每次演出結束,孩子們會被邀請到舞臺上,與他們喜歡的角色合影,并近距離學習一些舞蹈動作、經典臺詞。
     
      管好隊伍,彰顯責任擔當
     
      增強陣地和責任意識,推出更多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優秀文藝作品,是新時代文藝院團的擔當。尤其在兒童劇創作領域,需要創作人員進一步繃緊“思想道德弦”,堅決抵制違法違規、失德失范行為。
     
      近年來,濟南兒藝要求全體演職員加強政治理論學習,強化思想武裝。結合黨史學習教育,濟南兒藝牢記文藝為人民服務的初心,引導院內干部職工成為黨的文藝方針政策的擁護者、踐行者,成為時代風氣的先行者、先倡者。
     
      2020年,兒童劇《憨憨熊賣時間》首演。該劇聚焦兒童的心理健康,通過活潑溫情的童話故事,探討兒童性格塑造、情緒管理等親子話題。對濟南兒藝來說,這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作品。主創均由院內青年人才擔任,老一輩藝術家無條件支持。一些參與創作的院內青年演員因此倍加珍惜這些機會,經常通宵在單位排練、討論劇本。
     
      一家創作兒童劇的院團,沒有活力不行。濟南兒藝為青年人搭建平臺的方向,正愈發明確。
     
      以《我是美人魚》為例。作為2020年山東省舞臺藝術青年人才創作扶持項目,《我是美人魚》的主創團隊以濟南兒藝青年業務骨干為主,平均年齡三十來歲,以“80后”“90后”居多。
     
      而在更早之前的2017年,濟南兒藝開始構思劇本《老鼠嫁女》。這部作品充滿了青年創作人才的“奇思妙想”:以兒童劇特有的表現形式為基礎,加上戲曲的程式化表演形式,配以山東民間音樂曲調、京劇曲牌,運用嗩吶、古箏、琵琶等傳統民族樂器,并融合多種非遺元素進行創作。首演至今,憑借傳統文化元素的生動融入,《老鼠嫁女》成了最受濟南中小學校歡迎的作品之一。
     
      任曉坪說,未來,濟南兒藝將繼承和發揚老一輩優秀藝術家的光榮傳統,堅決扛起國有文藝院團的社會責任,把“孩子院團”打造成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主陣地。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