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光明時評:當快遞不再上門,消費者只能“被降

    “網購生鮮不送貨上門,被扔在快遞驛站無人告知,數天后找到已經全部爛掉”“沒有任何電話通知,朋友給寄的快遞扔在驛站十天被自動簽收”……據媒體報道,家住北京某社區的孫女士被快遞配送問題困擾近半年,而這種情況在其所住區域并非個例。
     
    的確,這不是個例,已經逐漸成為一個快遞行業的新現象。從“咚咚咚”的敲門聲,到一個短信發來的取件碼;從直接送貨上門,到放快遞柜、驛站、超市,整個快遞行業的服務質量,明顯降維了。今年1月,國家郵政局發布的2020年快遞服務滿意度調查顯示,2020年快遞服務總體滿意度得分為76.7分,較2019年下降0.6分。
     
    按照常理,一個服務行業的發展,其普遍的服務質量應該是越來越好,但是快遞行業卻隨著其壯大而出現了服務質量下降的趨勢,這顯然是不健康的,同時也是違規的。國家郵政局規定,在末端投遞過程中,除經與收件人協商同意其他投遞方式外,應當依法將快件投遞到約定的收件地址。
     
    另外,2018年5月1日施行的《快遞暫行條例》中,也已經明確規定: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應當將快件投遞到約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當面驗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權當面驗收。顯然,這些規定在一些具體的操作場景中,被無視了。
     
    消費者在購物的過程中,其實往往缺乏選擇權,一般是默認由商家選擇快遞公司寄出。尤其是現在,“免郵”的招牌大行其道,消費者壓根就不太在意由哪家快遞公司來配送。問題恰恰出現在這里,消費者在購買之初就已經失去了選擇權和應有的保障,在收快遞環節就更加被動了。
     
    例如,商家打出了9.9元包郵的噱頭,吸引了大量的消費者,產生了大量的訂單,但是能夠勻給快遞員的實惠卻并沒有顯著增長,甚至導致了單價的降低,進而導致了消費者沒有得到合格的、商家宣傳的服務。在這個因果鏈條上,消費者無形中又充當了為低質服務買單的角色。
     
    這當中的緣由轉換,并不能簡單地歸結于快遞員的懶惰,而是有著深層次原因。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中國交通運輸協會新技術促進分會專家委員解筱文曾分析稱,“快遞是勞動密集型產業,現階段利潤率低、單量極大、還要提高配送效率,必然會迫使快遞員想辦法集中投遞。”
     
    但是,“活多人少”只是一個表面現象,所謂勞動力不足并不符合現階段的市場邏輯。要知道,快遞員并不是一個高門檻行業,只要待遇好、工作穩定,就可以吸收大量的勞動力。問題其實出在,商家想用最漂亮的“免郵”宣傳來獲客,快遞公司想用最少的快遞員、最高負荷的工作量來降低成本。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