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病毒與人類的戰爭之人類守望者

    如果你對病毒的故事充滿好奇,你第一件想要知道的事情一定是病毒如何生活,如何入侵,以及入侵之后人體是如何生病的,還有新冠肺炎究竟是怎樣一回事。但是坦白地講,這些我都不想寫。

    我們從誕生到學語,從上學到上班,從戀愛到生娃乃至老病,每一天都活在無法計數的病原體的包圍中。隨便一點空氣、水和食物,其中所蘊含的微小生物都已經不可勝計。它們拼命地想要從人體這個有機體中獲取哪怕一分一毫的食物。因此,這些入侵者們的故事其實并不稀奇,畢竟每種生物都在為了活著而不擇手段。這樣一來,人的免疫系統根本無法完全對抗那些快速改變自己以求存活的病原體。

    在古代,人們面對病原入侵只能依賴免疫系統這套新手套裝。因此面對烈性的傳染病無論是鼠疫、天花還是瘧疾,如果做不到完全隔離,那么最后的結局就只能全城死光。詹納醫生開創的疫苗方法是人類第一個被驗證有效的、大規模應用的對抗病原入侵的科學方法。隨著科學的發展,越來越多的新型武器被開發了出來,人類升級了自身的裝備,在對抗病原入侵的時候能夠更加得心應手了。下面我們就來認識一下這些對抗病毒的人工超級武器。

    疫苗:演習的藍軍

    上次的文章中,我們已經對疫苗的起源故事進行了介紹。病毒都能夠刺激免疫系統產生相應的抗體,這些抗體能夠抓獲并最終清除病毒。而且人體的免疫系統還能夠利用一些記憶細胞來記住這些病毒的特征,如果它們再次入侵,那么就會快速引起免疫系統爆發式的抗體生產,對這些入侵者猛烈進攻然后一波帶走。因此,只需要制造一些跟病原體相似但不會引起發病的滅活或減毒病毒,它們進入人體之后扮演了“演習藍軍”的角色,讓免疫系統記住病原的特征。等到遇上了真正的敵人,免疫系統就可以輕車熟路地閃電出擊,消滅它們。

    疫苗以及抗體最直接的優點就是“物美價廉”,一旦研制成功,可以以較低成本為公眾提供非常有效的保護。各類病原體疫苗的研發都是莫大的人類福祉。舉例來說,新生兒所接種的各類疫苗,不但大大降低了新生兒死亡率,也在根本上保護了所有易感人群,使得很多疾病都得到了有效控制。例如筆者小時候生活在農村,還有見過小兒麻痹或流行性腮腺炎的患者,現在已經非常罕見了(手動暴露年齡)。

    因此,針對各種傳染病,我們克服它的最終目標就是針對其生產有效的疫苗。但是,研制疫苗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疫苗研制需要尋找合適的滅活病原或者減毒病原,既要保證這些物質足夠地“像“病原,從而能夠引起人的免疫記憶,又要保證它們不”是“病原,才能夠保證它們對人體無害。這個平衡點如果拿捏不好,是非常危險的,要么疫苗無效,要么疫苗本身成了病原。想當年美國的脊髓灰質炎疫苗研發過程中就出現了疫苗減毒不徹底導致接種的患者死亡的案例。所以疫苗的研發要經過反復的試驗和調整,上市要經過嚴格的臨床檢驗,這就使得疫苗的研發周期變得很長。

    病毒有兩種,一種稱為DNA病毒,一種稱為RNA病毒。前面我們提到,人體的免疫記憶是靠記住病原體特征來發揮作用的,而DNA是比較穩定的物質,病毒在人體中繁殖的時候不容易出現突變,因此它的特征不容易改變。因此當免疫系統記住了DNA病毒疫苗里的病毒特征之后,能夠長時間地輕易認出并清除他們。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