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機銜接的蘭考實踐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實現之年,是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收官之年,確保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是我們黨向全國人民的莊嚴承諾。實現全面精準脫貧后,過去的脫貧縣重點在于鞏固脫貧成效、集中力量解決相對貧困的問題,進入了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機銜接的重要節點。河南蘭考作為我國首批摘帽的貧困縣,率先開啟了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探索實踐,進一步鞏固了脫貧成效,奠定了鄉村振興的良好開端。深入分析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機銜接的歷史方位與邏輯關系,進一步梳理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機銜接的實現路徑,對于貧困地區的長遠發展和有效治理具有重要意義。
      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機銜接的內在邏輯與歷史方位
     
      實現農村可持續發展必須以鄉村振興作為保障。精準脫貧雖然實現了“兩不愁三保障”的目標,但我國部分人口生活水平較低,一些地區在增加產業收益、穩定就業收入、建強農村集體經濟和完善農村社會保障方面的問題仍亟待解決。從理論邏輯來看,我國農村地區雖然解決了絕對貧困問題,但我國城鄉二元經濟結構突出,阻礙了經濟發展成果的全民共享,農村地區發展不充分、城鄉發展不平衡的矛盾依然存在。所以,在脫貧攻堅基礎上逐步實現城鄉二元經濟結構向現代經濟結構的轉換和城鄉一體化發展,提高農村經濟可持續發展水平,必須以鄉村振興作為保障。從歷史邏輯來看,我國“三農”工作是以解決全國溫飽問題、解決農村絕對貧困問題、解決城鄉差距的相對貧困問題三個重大任務為先后順序,脫貧僅是階段性任務,實現鄉村的繁榮發展和有效治理,才是最終發展目標。
     
      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需要有機銜接。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脫貧攻堅以精準扶貧為指導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問題,體現了社會主義消除貧困、改善民生、最終實現共同富裕的本質特征。2020年,我國832個貧困縣將全部脫貧摘帽,歷史性地解決絕對貧困問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完成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這些貧困縣脫貧以后,主要任務由解決絕對貧困問題轉向解決相對貧困問題,由集中作戰轉向常態化推進,由特惠式扶貧轉向普惠式扶貧,由被動式幫扶轉向主動式發展,進入了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機銜接這一特有的、關鍵的時間節點,站在了鞏固脫貧成效、集中力量解決相對貧困問題的歷史方位。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