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許鞍華、彭于晏直面張愛玲《第一爐香》改編質

     2016年拍完《明月幾時有》后,彭于晏希望和許鞍華導演再合作。幸運的是沒有等待太久,彭于晏就迎來了《第一爐香》。影片已于22日上映。
     
      《第一爐香》講述上海女學生葛薇龍求學香港,投靠姑母梁太太被梁太太利用,當作誘餌來吸引男人,葛薇龍漸漸沉迷在紙醉金迷中,后來被花花公子喬琪喬吸引,為了繼續過聲色犬馬的上流社會生活,不惜出賣自己的靈魂,費盡心機嫁給了喬琪喬,淪為姑母梁太太和喬琪喬斂財的工具。最終,葛薇龍失去了利用價值,也被喬琪喬無情地拋棄。
     
      反差
     
      動作男變身文藝男
     
      張愛玲原著里“皮膚和嘴唇都如石膏像般蒼白”的中葡混血富家公子喬琪喬,似乎讓人很難與陽光健美的彭于晏畫上等號。
      《第一爐香》的開機和彭于晏主演的《緊急救援》的殺青基本上無縫銜接。彭于晏笑說,比較辛苦的是要讓自己從救援隊長的狀態迅速進入公子哥的狀態。“進組《第一爐香》的時候,距離《緊急救援》殺青只有一個禮拜。喬琪喬是比較清瘦的形象,所以我花了蠻大力氣減重,前期拍攝的時候外形上壯了一點,在后期盡量再瘦一點。”
     
      突然從《緊急救援》里的救援隊長轉變成《第一爐香》的浪蕩公子喬琪喬,彭于晏做了比較多的功課。“參考講述那個年代的書、影視作品,去問長輩,跟導演聊,了解那個年代的故事和人。”更多的,是內心層面的準備。“讀了很多遍劇本去了解喬琪喬,以及他和其他角色的關系,去了解他們的內心。”比如,喬琪喬有什么魅力讓女人不能拒絕他,雖然可能會討厭他但又恨不起來。“我會拿著這些問題去跟許鞍華導演溝通,了解那個年代的男人如何穿著、走路,甚至談戀愛的方式,還要學習葡萄牙文和跳交誼舞。”
     
      文藝片和動作片哪種拍攝更難?彭于晏表示難度都很大——像《緊急救援》的挑戰是過去沒演過這么累、這么危險的戲,《第一爐香》則在于它是根據經典文學作品改編的。導演想要的喬琪喬,小說里呈現的喬琪喬,以及我自己心目中的喬琪喬,這之間需要達到一種平衡。“所以我常常會有不安全感,這種不安全感會促使我在演的過程中不停練習。對我來講挑戰和收獲并存。”
     
      反思
     
      自己和喬琪喬都“恐婚”
     
      喬琪喬對感情的不專一,在彭于晏看來很大程度上和他的家庭與成長背景有關。喬琪喬從小就沒有父母的愛。他內心自卑,極度缺愛,是沒有根的一個人。“沒有根是很恐怖的,不能落地,是一種蠻浮躁的狀態。他有一個好看的外表,女人喜歡他,他就理所當然去享用這種喜歡。但他沒有害人或報復別人的心,他的潛意識是——我要證明給人家看,我還是有能力的,那么多人喜歡我。他需要用一種方式去彌補小時候的創傷,他需要更多人的愛。”
     
      演喬琪喬的過程,也是彭于晏自我審視的一個過程。“我的童年跟喬琪喬有點像。我也是單親,缺少父愛。但是不一樣的是,我媽媽給我很多愛,還有外婆和姐姐的愛,所以我從小就很尊重女性。這是我跟喬琪喬不一樣的地方。”
     
      解讀這個角色的過程,彭于晏發現他們二人之間有驚人的聯結點。“喬琪喬不愿意結婚,害怕給承諾,因為他沒有親人的照顧和愛。我有時也會想:如果有一位女生說要跟我結婚,那我會擔心結婚了會不會變成跟我爸爸一樣離婚。她怎么辦?她會很難過。單親家庭成長的背景,某種程度上,我會有包袱和壓力。我覺得喬琪喬不是個‘渣男’。”
     
      困惑
     
      拍攝時期待與質疑并存
     
      張愛玲原著、王安憶編劇、許鞍華導演——張愛玲+許鞍華+王安憶,使得《第一爐香》從一開拍就期待與質疑并存。
     
      選擇彭于晏出演喬琪喬,導演許鞍華說,她看中彭于晏身上的能量。與彭于晏合作《明月幾時有》的經歷,讓許鞍華導演對彭于晏印象非常好,“他是非常投入的優秀演員,會下苦功研究角色,無論是拍《明月幾時有》還是這次的《第一爐香》。”
     
      對于馬思純和彭于晏作為主角引起的一些爭議,許鞍華更是在影片去年參加威尼斯電影節時即力挺二人,她認為馬思純和彭于晏都是非常棒的演員,覺得他們都很擅長演繹愛情故事。
     
      許鞍華表示,彭于晏的外形有一點混血的樣子,“這一點剛好合適喬琪喬”,而且在試鏡時,彭于晏的眼神打動了她:“他有一雙‘愛人的眼睛’。”她認為,能演好愛情戲的演員其實非常有限。一些演員可以很上鏡,演技也很好,演繹愛情故事的時候卻沒有那種“眼神”。
     
      對于外界的質疑,彭于晏表示,“每個人都有權利對于自己喜歡或不喜歡的東西去發聲,大家可以用放大鏡或宏偉的高度去看,只要建立在尊重的基礎上,我覺得沒有問題。作為演員,我只是希望這部電影能帶大家看看那個年代的人、那些人身上的故事,如果能產生一些觸動或思考就更好了。我覺得有聲音是好的,歡迎大家批評指教。”
     
      反省
     
      在意口碑、票房會讓電影變得很復雜
     
      時隔3年和許鞍華導演再合作,彭于晏覺得導演跟拍《明月幾時有》那時候相比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體力還是很好。”另外,“許導特別專注在演員的表演上面,希望每次都是大家準備好,演員再來表演,她不希望最好的東西或體力被消耗掉。每拍完一個鏡頭,她會問,‘你喜不喜歡?你想不想再試一遍?’我有時候會說,‘導演,你覺得OK就可以。’但她說,‘再給你一次機會,演一條你想要的。’這是許導最可愛的地方??赡苌弦粭l對導演來說已經OK了,但她還會讓演員有更大的空間去實現自己在表演上的想法。”
     
      對于獎項和口碑,彭于晏很淡定。“獎項對于我來說,有就有,沒有就沒有。這不會影響我拍電影或影響我對電影的喜愛。入圍電影節或拿到一個獎項,當然我會高興,但這些不是我們能夠理解和掌控的。”在他看來,當你在意口碑、票房的時候,一切就會變得很復雜,“你要去評估這些操作、流程,琢磨怎么樣去宣傳,但其實這些東西都不存在于我的世界。我拍完戲就完全放松,回歸到我自己的世界里面。除非有下一個作品,才會去想角色。”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