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清明上河圖》里的服飾在他手里一一“重現”

    新鄭州人檔案
     
      姓名:叢劍
     
      鄭齡:24年
     
      經歷:生在安徽,創業于鄭州
     
      戰績:復刻《清明上河圖》中百業服飾,傳承漢襟文化
     
      語錄:“鄭州需要時尚,但是不能盲目追求時尚,鄭州的時尚應該定義在文化上。”
     
      河南商報見習記者徐冉/文記者左冬辰/圖
     
      “細節就是服飾的符號,一看到交領就會想到漢服,一提到立領就會想起旗袍,設計師做的就是讓符號得以流傳。”這是服裝設計師叢劍近兩年才有的新認知,現在他也找到了一個新的身份——漢襟傳承人。
     
      1971年生于安徽的叢劍,早在1996年就來到鄭州從事婚紗、禮服設計行業,身處鄭州近20年,斬獲獎項無數,但依然沒有歸屬感。
     
      后來,已過不惑之年的叢劍迎來了事業上的轉機。他找到了值得自己堅守的使命——著眼厚重中原文化,做漢襟文化傳承者。
     
      懵懂入鄭州一批布料讓他賺到第一桶金
     
      對于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來說,換個城市生活是一件憑借一腔熱血就可以做到的事。但城市會朝著哪個方向發展,自己做出的選擇是否正確,卻是未知。
     
      彼時,25歲的叢劍和不少年輕人一樣,換座城市只是為了“逃離父母”,絲毫不知自己即將面臨什么。
     
      鄭州的服裝設計行業當時還是一片荒蕪,跟“時尚”二字挨不著邊兒。“年輕的時候不會去考慮城市發展和市場,說來也就來了,來了就得干。”這是叢劍最初的想法。
     
      可令他沒想到的是,那時候鄭州的服裝產業發展都不能用“貧瘠”來形容,白色婚紗的接受度非常低,用于婚紗制作的布料種類也十分稀少。“那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叢劍說。
     
      既來之,則安之,當時的叢劍進入了鄭州德逸坊服飾有限公司擔任首席服裝設計師,一邊工作,一邊等待好的機會。1997年時,叢劍在老布料市場中一個不起眼的小店里發現了屬于他的機會。
     
      “一批布,在鄭州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好看的布料。”提起那段經歷,叢劍依然顯得十分興奮。那年香港一商行失火,行內布匹兩頭被燒毀,剩余部分還殘存著救火時留下的水痕,少有商家愿意收購,這批布料輾轉流入鄭州市場。
     
      當時這些“新型”布料與傳統布料的花色和材質都相差甚遠,一時間竟無人問津,十分便宜。
     
      叢劍偶然間發現了這家小店,當即決定將這批布料全部買回去。“8000元,我把這批布料全部買下,足足裝滿一輛出租車。”之后,叢劍跟老板約定,這樣的布料只賣給他,有多少收多少。
     
      而后,叢劍用這批布制作了一批禮服,款式高級新穎,十分受歡迎,也很快就賣了出去。“賣了10萬元”,這是叢劍來到鄭州后賺的第一桶金。
     
      扔掉從前所有的獎杯,重新開始
     
      此后,叢劍一直在公司擔任首席設計師,斬獲獎項無數,其中不乏國際大獎,作品廣受歡迎。叢劍驕傲地說,他畫的效果圖還貼到了上海的大街上。
     
      憑借著自身的設計天賦和長期積累的經驗,2006年9月,叢劍創立了服飾公司,在行業內風生水起。
     
      但是對那時候的叢劍來說,在鄭州這片土地上,作為設計師的他得不到重視,服裝設計行業也得不到重視。
     
      這和當時河南服裝設計市場的緩慢發展有關。和時尚之都上海比起來,當時的河南差的確實不是一星半點兒,時尚接受度低、鄉土氣息濃厚是河南在“設計圈兒”留下的印象。在外受氣,在內也不受重視,沒有政策扶持,更談不上被大眾熟知。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2015年,“轉折點出現在一場秀的結束時刻。”音樂響起,熒幕上徐徐展開《清明上河圖》的畫卷,人間百態、各行各業,一覽無余,叢劍十分震撼,“那一刻,復刻《清明上河圖》中的服飾,這個想法就有了”。
     
      這次,叢劍毫不猶豫地舍棄了19年的成就,但他依然感到迷茫。“起初那幾年依然處于找不到方向的境地,也依然無法讓服裝設計行業得到重視,但好在一直在做事情。”
     
      叢劍回憶,2017年的一次搬家,他又看到了多年所獲的獎杯,短暫思索后,他選擇扔掉關于婚紗、禮服設計的所有獎杯,整整兩大箱。叢劍稱:“還是有些氣惱在里面,但已經重新開始了。”
     
      找到方向后,他才成了真正意義上的新鄭州人
     
      決定轉向漢襟服飾設計、整理《清明上河圖》中的百業人生,叢劍用了4年時間深入各行各業學習服飾文化。
     
      為了徹底摒棄在河南已有的頭銜,叢劍背上包出走外地,在全新的領域重新摸爬滾打,學習體味各行各業,研究禪茶琴香行業中的服裝變遷。漸漸地,他對服裝設計的理念也更上一層樓。
     
      “一看到交領就會想到漢服,一提到立領就會想起旗袍,能讓大眾記住的就是服飾中的細節,也是服飾的符號,設計師做的就是讓符號得以流傳。”
     
      他設計的服裝,也都帶有鮮明的符號。設計室內的每一套衣服都是交領,款式簡單,清新飄逸,沒有一絲多余的成分。衣如其人,叢劍亦如他設計的衣服一般灑脫、堅毅。
     
      “河南天然攜帶著的就是濃重的歷史文化,那我就利用好這個文化屬性。”叢劍說。在接近知天命的年紀,叢劍仿佛找到了自己,在事業上更加通透自如。
     
      也許從扔掉獎杯后,叢劍才真正開始他扎根鄭州的生活,也是另一重意義上的新鄭州人。
     
      5年時間,叢劍的發展道路越來越明晰,對鄭州的時尚也有了新的認知,“鄭州需要時尚,但是不能盲目追求時尚,鄭州的時尚應該定義在文化上。”
     
      對于設計師來說,河南歷史悠久的傳統文化,本就是一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財富,而做漢服的設計正是文化與時尚的結合。
     
      目前,漢文化的傳承已經有所成就,叢劍已經在安徽和云南設立美學院,他把中原大地的文化帶到各地,也對他的美學理念進行傳播。
     
      入鄭24載,叢劍在起起伏伏的人生中逐漸找到方向,回憶起來,他更覺得來到鄭州從事服裝設計行業像是命中注定一般。他說:“不是我選擇了鄭州,也不是我選擇了服裝設計,而是它們選擇了我。”
     
      “在鄭州傳承漢襟文化好像就是我的使命,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叢劍說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