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無奈中帶著精明 葛薇龍才不是一個蠢女人

     作為一個張愛玲的二十多年鐵粉,原本對電影《第一爐香》充滿期待。它是我認為張愛玲小說中最該被影視化、最容易有視覺效果的小說。沒想到,《第一爐香》遲遲未能被電影人所看見,更沒想到,最終它被影視化之后,交出的卻是一個幾乎讓所有人都不滿意的答卷。
     
      這部電影甚至破壞了我對導演許鞍華、編劇王安憶的崇敬。
     
      壹
     
      這部電影也不是一無是處。
     
      首先,電影把小說中葛薇龍的主觀敘事改為葛薇龍與梁太太雙女主的形式,姑侄二人,各懷異心。梁太太不再是一個背景式的人物,而是主導一切的“黑山老妖”。她與葛薇龍一暗一明一前一后,兩人的故事互相交織,兩種欲望跌宕映照,更有宿命的感覺。
      最贊的還有鏡頭語言中強烈的香港風情,滿眼的大樹、綠蘿、野芋、鳳凰木、青苔;不中不西、不土不洋的小樓,完全就是復刻了香港半山風景。畫面中的炎熱、潮濕、氤氳、水汽撲面而來。而那些雕花、花地磚、西洋擺件、景泰藍燈、五光十色的綢緞、蜘蛛胸針……都可堪玩味。
     
      張愛玲原著中這種殖民地風情的描述占了全篇的四分之一,也是半個主角了。在這一點上,許鞍華的美學是成功的。再加上張愛玲的原著打底,“爛船也有三斤釘”,在我心里,這部電影堪堪及格。但問題是,“張愛玲+許鞍華+王安憶”,華語文學里頂尖的女性作者,捧出來的不該就是這樣的一道菜??!
     
      電影《第一爐香》對于小說基調的理解是完全錯誤的。張愛玲說前門樓子,許鞍華說胯骨軸子,南轅北轍。這個電影,是對張愛玲原著的降維。
     
      貳
     
      電影《第一爐香》的宣發像抖音小視頻一樣接地氣,主打“愛的疼痛”;定下首映日,則是用“給愛而不得一個紀念日”。真令人大驚失色。
     
      早在三年前,馬思純被官宣為女主角葛薇龍的時候,她就發表自己對人物角色的理解,:“因為愛,不是一個人的卑微,而是兩個人的勇敢。”當時就引起了群嘲。葛薇龍根本不是戀愛腦啊,《第一爐香》也不是一個愛情故事??!
     
      看完電影才明白,馬思純的“讀后感”針對的不是張愛玲的《第一爐香》,而是許鞍華的電影《第一爐香》。在這個意義上,她完成了導演的要求。根源出在導演許鞍華身上。
     
      《沉香屑·第一爐香》的主題是“欲望與墮落”。葛薇龍原本是想借宿在姑媽梁太太家里,讓姑媽花幾個小錢供她讀完高中,她就回上海。但在這里,葛薇龍看到了姑媽給她準備的華麗的衣櫥,一件又一件地試過去,“毛織品,毛茸茸的像富于挑撥性的爵士舞;厚沉沉的絲絨,像憂郁的古典化的歌劇主題曲;柔滑的軟緞,像《藍色的多瑙河》,涼陰陰地匝著人,流遍了全身。”接著,梁太太帶著葛薇龍去出入各種高端場合,那些能她讓穿上這些華服的機會,讓她享受著來自四面八方的恭維和贊美愛慕,成為社交場上的紅人。
     
      似乎,葛薇龍不用付出代價,就得到這一切。之后,過慣了奢華生活的她,已經無法回到讀完高中、上完大學之后的傳統生活了:“找個事做”,薪水不高;“找個人家”,只能嫁給跟她一樣日子過得緊巴巴的普通男性。她愿意嗎?
     
      梁太太都不用多說,葛薇龍就被這種生活所困住了。
     
      叁
     
      在書中是葛薇龍在向往這種生活之后,在腦子里逐個物色可能的人選,才認定在追求者中喬琪喬是最好、最夠資格的。于是,她接納了喬琪喬的得寸進尺,接納了他的不忠,接納了他的吃軟飯、還軟飯硬吃。
     
      書里,葛薇龍愛喬琪喬嗎?是的,愛。里面也明確寫道“她現在試著分析她自己的心理,她知道她為什么這樣固執地愛著喬琪喬。這樣自卑地愛著他……”但是,葛薇龍并不是因為愛喬琪喬愛到無可救藥才決心做交際花。而是她想一直過著像梁太太那種成為眾人擁簇的中心,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才“下海”的。但是,她需要一個身份,喬琪喬是喬爵士的兒子,貴族,她需要貴族兒媳的這個身份,才能抬高她的身價,才能在歡場上得到相應的地位。
     
      殖民地里的階級觀念深重,還有種族歧視。睇睇或睨兒,再美貌一百倍,也比不上梁太太的嫡親侄女地位高,更比不上喬爵士的兒媳這種身份。
     
      如果要深究,就是喬琪喬出身份,葛薇龍下海賺錢,兩人各取所需;而梁太太既可借此籠絡舊情人喬爵士,又可以借葛薇龍引誘更多年輕人,好享用年輕的肉體。每個人都愿打愿挨,各有所得。
     
      葛薇龍對喬琪喬雖然是有真感情,但那是很復雜的。她不是一個純然的犧牲品,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想得到要什么,要付出什么代價,無奈中帶著精明。
     
      但在電影里,馬思純版的葛薇龍真的就是一個戀愛腦的女孩,因為愛而放下自尊,靠與達官貴人的周旋與伴游,付出身體,來供養吃軟飯的丈夫。她是愛而不得,為了這個男人,什么都豁出去了;還為了喬琪喬的不忠痛不欲生。最后,葛薇龍大喊:“我愛你,沒良心的!”忽然,她就有一種尊嚴壯烈犧牲的感覺,仿佛全劇都在為這一句話作結。
     
      喬琪喬不愛她,葛薇龍只是自我感動。電影把葛薇龍拍成了一個蠢女人,真的太冤枉張愛玲了。
     
      由此,我猜想到許鞍華為什么力排眾議、不顧反對,選擇了馬思純,一個外形上完全不符合原著的女星。因為馬思純本人和她演繹過的角色,都有一種脆弱的“戀愛腦”特質,這很符合許鞍華對人物的理解。
     
      而梁太太,許鞍華又虛構了兩場回憶。一場是梁太太年輕時入門,給幾位太太一個接一個地跪下奉茶;一場是梁太太在喪禮上鞋跟斷了,都是屈辱,悲愴與落魄——電影通過梁太太年輕時遭受的打壓、凌辱和痛苦,來解釋她為什么現在要尋歡做樂,“關起門來做小型的慈禧”,合理化她的放蕩。
     
      這或許算是許鞍華的慈悲吧。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