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洛陽倉窖博物館今日恢復開放 看看古代的“國家

     12月18日,洛陽倉窖博物館完成提質升級恢復開放,世界文化遺產——回洛倉遺址、含嘉倉遺址再次回到公眾視野。
     
      回洛倉遺址、含嘉倉遺址是隋唐時期大運河沿岸的重要官倉遺址,2014年入選世界文化遺產。
     
     
     
      回洛倉始建于隋煬帝大業年間,是隋煬帝在洛陽設置的“國家糧倉”。倉城設有東西兩個倉窖區,各由十字形道路將其分為4個獨立的存儲區。“根據倉窖分布規律推算,整個倉城約有700 座倉窖,每座倉窖儲糧約50萬斤,總儲糧量約3.55億斤,目前已探出倉窖220座。”洛陽倉窖博物館副館長李媛說。
     
      回洛倉遺址總面積約50個標準足球場大小,展示有復原后的回洛倉城南北城墻和內部的十字形道路,1處完整的倉窖挖掘現場和4處不同發掘程度的倉窖遺址,用于展示倉窖整體、地表及半剖面形態。
     
     
     
      含嘉倉始建于隋大業元年(公元605年),是位于大運河歷史端點之一——隋唐洛陽城之內的皇家糧倉,沿用至宋代。根據考古勘探結果顯示,完整的含嘉倉城南北長725米,東西寬615米,總面積約為43萬平方米。含嘉倉有400余座倉窖,每座倉窖儲糧約50萬斤,總儲糧量約2.5億斤,目前已探知倉窖287座。
     
      如今展示的含嘉倉160號倉窖于1972年發掘清理,是含嘉倉迄今發現的最完整、儲量最大的倉窖遺存。該倉窖現存大半窖的黑色炭化谷子,還出土有一塊銘磚和少量灰瓦、鐵器、瓷器殘片等遺物。
     
      “含嘉倉在唐初期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不僅是國家大型糧倉,還是關東和關中之間的漕米轉運站。”李媛介紹。該倉的位置、儲量與出土遺存證實了唐代大運河漕運與朝廷供給的重要關聯。
     
     
      河南“國家糧倉”的稱號古來有之,除去洛陽考古發掘出的回洛倉遺址、含嘉倉遺址,在中原大地上還分布著多處古代糧倉遺址。
     
      日前,28座分布集中形制多樣的夏代早期糧倉遺址在周口淮陽時莊遺址被發現,這是中國目前發現的年代最早的“糧倉城邑”,對于早期夏文化的研究,重新認識夏王朝的社會組織結構、管理水平和早期國家治理能力等具有重要價值。
     
      在商滅夏后最早建立的城池——偃師商城遺址,排列有序的“囷倉”位于地面以上,這處被考古人員初步推斷為商代的“國家糧倉”,進一步完善了對偃師商城都邑功能布局和當時洛陽盆地及周邊地區農業發展的認識。
     
      鶴壁??h大伾山北麓,依山而建的黎陽倉是隋唐時期大運河沿岸重要的國家官署糧倉,總儲量約3360萬斤。黎陽倉的發掘對研究隋唐大運河漕運文化和大運河(永濟渠)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具有重要意義。
     
     
     
      “我國的農耕文明延續千年,在農作物種植和儲存方面的技術領先世界,河南位于中原腹地,自古以來就是農業大省,特別是大運河開鑿以來,物資流通更為便利,所以古代建造國家大型糧倉多選擇于此。”洛陽市文物局考古研究院院長史家珍說,“這些糧倉遺址的考古發掘為研究中原地區早期國家的糧食管理、賦稅制度、倉儲建筑構造以及大運河文化等都具有重要的參考佐證價值。”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