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山溝溝里花椒

    初秋,澠池縣南村鄉南洼村。
     
      “長群,又下地了?”“苗兒還得剪剪,快收果了。”扛著鋤頭的張長群邊和村民寒暄著,邊往地里走。
     
      一路上,坡陡彎急,路旁栽滿花椒樹。張長群口中的“果”,不是水果,而是花椒。
     
      到了自家的花椒地,張長群熟練地除掉花椒樹上多余的枝葉、地里冒出的雜草。
     
      “俺家種的花椒有25畝。”張長群說,花椒吃著麻,但心里甜著呢,“味兒正,才能賣個好價錢!”
     
      張長群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南洼村,過去因窮“出名”。
     
      “現在家家戶戶都種花椒哩,大紅袍、獅子頭最多!”說起花椒,南洼村黨支部書記宋明周打開了“話匣子”。
     
      南洼村地處山區,常年缺水,這樣的土壤條件,偏偏是耐旱的花椒的“最愛”。
     
      “一畝地一年掙個七八千塊錢是沒問題的。”宋明周掰著指頭算,過去大家種小麥、玉米,一年滿打滿算能掙一兩千塊錢,花椒的“經濟優勢”,顯而易見。
     
      而幾年前,提起種花椒,村民們大都抵觸。“覺得不靠譜唄!”村民張鐵友說,打記事起,大家都種小麥、玉米,“種麥能吃飽肚子,花椒能當飯吃?”像張鐵友這樣想的村民,占大多數。
     
      那花椒為何在南洼村“火起來”了?大家都提到一個人:高書記。
     
      “高書記”叫高春雷,2009年9月,時任澠池縣林業局防火辦主任的他被派到南洼村任駐村第一書記。
     
      高春雷說,剛進村時,坑洼的土路就給他來了個下馬威。為了拔掉“窮根子”,他想到了推廣花椒種植。
     
      借助在縣林業局工作的專業優勢,高春雷為村里規劃了180畝種植片區,跑到陜西韓城買了7萬株花椒樹苗,免費發給村民。
     
      一聽免費,家家戶戶爭著要??蓻]多久,高春雷去村民家串門時發現,樹苗都被堆在了門口,壓根沒種到地里。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