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怪獸充電沖刺美股,月入2億,共享充電寶正在悶

    四年前,王思聰在朋友圈開懟:“共享充電寶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為證”。
     
    如今共享充電寶的頭部品牌怪獸充電,于美東時間3月12日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招股書。
     
    共享充電寶是一門強地推生意,強運營、單價低,提價沒那么敏感。從招股書看,確實很賺錢,2020年營收28億元,月入2億。
     
    但是這門生意也不好做。怪獸充電2020年營收大幅增長,凈利潤卻在下滑。
     
    共享充電寶最關鍵的是點位密集度,盈利模式單一,消費者也沒有什么品牌忠誠度。
     
    而招股書也顯示,怪獸充電需要不斷在營銷上做投入,鋪設點位需要付出的入場費和傭金水漲船高。一再悄悄漲價也招來消費者的吐槽,“比在家給特斯拉充電還貴”“是要勸退用戶嗎”?
     
     
    晚起趕了早集,靠的是融資
     
    共享充電寶這個生意能夠做起來,并超出王思聰的預期,很大程度上是依托于中國智能手機的普及和內容生態的繁榮。
     
    在共享充電寶賽道最最火熱的2017年,抖音僅僅是一款日活千萬的應用,彼時短視頻頭號選手快手也只有6600萬日活,李佳琦直播間的粉絲數十萬。四年后的今天,這些數字都翻了五到十倍。
     
    手機電池革新之緩慢和消耗電池的應用越來越多之間,存在著一門暴利生意:一個充電柜機的回本周期為3-6月,這個回本周期要遠遠快于餐飲。
     
     
    截至2020年末,怪獸充電擁有超過66.4萬個POI(興趣點)和超過500萬個移動電源,覆蓋娛樂場所、餐廳、購物中心、酒店等。2020年,怪獸充電以34.4%的市場份額位列共享充電行業第一。
     
    目前共享充電的格局是三電一獸(來電、小電、街電、怪獸)和美團。怪獸成立不是最早的,可以說是晚起卻趕了早集。
     
    怪獸充電的商業模式很簡單:在POI鋪設充電柜機,每個柜機大概有3-12個槽位;也有鋪設在商場的大屏機,有54個槽位。用戶掃碼使用,每半個小時計費一次,如果到24小時的話會有一個封頂價格。
     
    充電寶價格在不同城市不同場所的計費標準是不同的,通常是由怪獸充電和POI的管理者談出來的。
     
    這也成為怪獸充電幾乎全部的收入來源。怪獸充電寶租賃收入為27億元,占比達到96.5%,盈利模式單一。另外一小部分銷售收入來自于,用戶未歸還充電寶而被迫買入。小程序上的廣告也貢獻了一點收入。
     
    這門生意的秘訣在于鋪設POI的密度。
     
    消費者手機沒電的情形非常偶然,且比較緊急,但同時又不可能一直待在原地,如果點位鋪設密度足夠高,就不需要擔心歸還的問題。點位鋪設不多,用戶不活躍,很多點位槽位處于滿的狀態,偶然從別處借的用戶,歸還成本增加,惡性循環,用戶體驗就會很糟糕,導致用戶繼續減少。
     
    所以,鋪點、鋪點、鋪點,是這門生意唯一的法寶。
     
    鋪點決定了這是一個資金密集型行業。首先,密集的充電柜機和移動充電寶都是重資產,招股書顯示2019年底和2020年底非流動資產里的固定資產(折舊后)分別為9.8億元和9.6億元。
     
    其次,想要把這些機柜鋪到大流量的商場、酒吧、連鎖餐廳,都需要繳納入場費和傭金。很多流量好的地方需要把五成到七成的收入,給到商戶和其他POI的擁有者。
     
    必須融資,且需要融很多。
     
    招股書顯示,高瓴資本、順為投資均參與了最早期的投資。高瓴資本參與了怪獸充電在上市前的至少三輪融資,高瓴資本合伙人、美團前COO干嘉偉在A-1輪和C-1輪也參與了投資。
     
    干嘉偉是阿里起家,后王興挖走,被視為美團地推鐵軍的建立者,而怪獸充電也是一個地推驅動的生意。
     
    阿里旗下的淘寶中國參與了怪獸充電的D輪融資,并成為上市前怪獸充電的第一大股東,擁有16.5%的股份。
     
    公司整個創始團隊和管理層擁有14.7%的股份。支付寶的芝麻分免押服務為怪獸充電帶來了海量的訂單,在2019年3月,芝麻信用免押訂單突破了1億單。
     
     
    共享充電寶內卷,跑馬圈地
     
    2020年,怪獸充電營業收入28.09億元,同比增長38.9%。凈利潤卻從2019年的1.67億元下滑至2020年的7540萬。這兩年的凈利潤率分別為8.2%和2.7%。
     
    怪獸充電2020年調整后凈利潤1.13億元,同比下滑45%。
     
    疫情影響下,收入仍高速增長。招股書解釋在于POI數量增加、充電收入增長。而凈利潤不增反而下滑,問題出在哪?
     
    所謂POI,是Point of Interesting(興趣點)的縮寫,餐廳、酒店、購物中心、美容美甲、醫院、公交站、寫字樓這些都屬于POI,但是河流山川這些具有地理意義的就不是POI。
     
    日月神教總壇屬于POI,但是黑木崖不屬于;少林寺屬于POI,但是嵩山不屬于。
     
    在招股書中,怪獸充電聲稱覆蓋了1500個地區。而中國目前有近2900個縣級行政區域,覆蓋接近一半。怪獸充電約57.6%的興趣點位于一、二線城市,約42.4%則位于三線及以下城市。
     
    這些POI是有限的,一個酒吧放三個不同廠商的柜機并非不可以,只不過雞賊的競爭對手會和點位提供方簽排他協議。前面也說了,這是一個銷售驅動的生意,更準確的說法是地推驅動的生意。
     
    2019年和2020年,怪獸充電的營銷費用分別為13.6億和21.2億,營銷費用占收入比分別是70.8%和78.2%。
     
    地推人員數量占比超過八成
    POI本身的流量決定了共享充電寶的租賃收入。一天幾萬客流的大型商場總會有幾十個沒有帶自己充電寶的用戶。
     
    這也導致POI的入場費和傭金水漲船高,招股書顯示,需要付給這些POI合作伙伴占收入50%-70%的傭金。這也導致了消費者最終承擔的租賃費越來越高,在一線城市的大型商場,包括怪獸充電在內的共享充電寶都已經漲至4元/小時。
     
    為了迅速鋪設搶到點位,怪獸用了一個非常古典而有效的經營杠桿工具:代理合作。在大城市和一些大的重要客戶(比如大型連鎖餐廳、連鎖超市),怪獸采用直營運營策略。在一些小城市和縣,怪獸和其他競爭對手通常都是選擇找代理。這樣擴展的速度和效率會更高一些。
     
     
    怪獸充電的直營和代理情況,來源招股書,制圖/豹變
    招股書顯示,2019年和2020年需要支付給POI和代理商的進場費和傭金分別為9.28億和15.8億,占營收比為48.2%和58.3%。
     
    這個比例的上升也可以說明在這個生意里,誰是甲方爸爸,誰才是那個在談判中可以掀桌子的人。
     
     
    螳螂捕蟬,美團在后
     
    在手機電池技術不發生革命性變化的前置條件下,這個生意的市場規模取決于,用戶刷手機的時長、智能手機的普及率、點位的密度(POI的覆蓋范圍)和充電的價格。
     
    而前兩個變量決定用戶基礎。在全球范圍內“生活在手機里”已經是事實。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怪獸充電的累計注冊用戶為2.19億,相較上一年同期凈增7000萬。
     
    按照這個公式,怪獸充電主觀能夠影響的變量只有點位密度和充電價格。
     
    艾瑞咨詢的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年底,移動設備充電服務僅占中國潛在POI的9.3%;換言之,這一相對不高的滲透率為各共享充電運營商的未來發展提供更大的想象空間。
     
    在2019年和2020年,怪獸充電每個移動電源的平均收入分別為人民幣693元和563元,下降18.8%??紤]到去年疫情的原因,這個成績其實并沒有太差。這主要源自于共享充電寶的漲價。
     
    從一小時一元到半小時兩元,雖然漲幅驚人達到400%,但由于充電寶某種意義上的“剛需”屬性,以及漲價后仍不如一瓶水的價格,還是停留在消費者可接受的價格區間里。
     
    只不過接下來的漲價空間會越來越小,而可鋪的點位也越來越少。
     
    POI從2019年的58.8萬個增長到2020年的66.4萬個,增長率約為12.9%。充電寶數量從為454萬增長到2020年的536個,增長率為18.0%。這個增長率也已經看出了增長乏力。
     
    但與之對應的是營銷費用還在增加。
     
    這個生意的冷酷之處還在于,消費者幾乎沒有品牌忠誠度。由于這個需求是緊急的、被迫的、功能性的,同時各家共享充電寶在體驗上的差別微乎其微。唯一決定消費者用戶體驗的就是借還的便利,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會更傾向于密度更高品牌。
     
    但又由于大多數商戶都是排他性的,只放著一家充電寶,對于消費者來說并沒有可以選擇的空間,在大多數消費場景里,如果只有街電那就借街電,即使她可能更喜歡怪獸。
     
    這也決定了這門生意資本屬性非常強。
     
    早在怪獸充電提交美股招股書之前,另一玩家小電科技已在2020年6月簽署了上市輔導協議,擬在創業板掛牌上市。
     
    螳螂捕蟬,美團在后。三電一獸開始加速資本化,在于結局尚未有定數,美團已經開始進入這個市場。
     
    2020年5月,美團重啟共享充電寶項目并大肆地推,拉起了百城大戰。與此同時,美團正在瘋狂招人,希望通過人海戰術快速實現美團共享充電寶的線下覆蓋率。
     
    美團在到店領域有絕對優勢,和商家簽約的條件很有誘惑力,只要有顧客使用了商家的美團充電寶,就會讓商家在美團和點評的真實點擊量增加一次,用的越多,就越靠前。
     
    不過,據一位接近美團充電寶的人士透露,目前美團還并未在市場中拿到更多的份額,相反由于在傭金和進場費上,美團并未給商家和代理商帶來更多的真金白銀,好多直營城市都已經轉成代理了。
     
    消費者對共享充電寶沒什么品牌忠誠度,所以只要競爭者不斷出現,這場戰爭就打不完,上市并不是怪獸的終點。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