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你好,中國”“再見,英國”

    1997年7月1日前的那幾天,香港一直下著雨。
    770多家傳媒機構的6500多名記者在雨中開始了被稱為“世紀新聞大戰”的香港回歸報道。后來世界各地的人得以從電視、收音機、報紙中獲知那幾天發生的事:
     
    在雨中,接查爾斯王子和離任港督彭定康回國的英國皇家游輪“不列顛尼亞號”駛離維多利亞港灣。156年前,部分英國殖民者便是從這里登陸香港。人們望著“大英帝國從海上來,又從海上去”。
     
    在雨中,香港居民歡迎接管防務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進入香港。在被英國人命名為“占領街”的香港上環水坑口街,五星紅旗和紫荊花旗在一座高樓上飄揚。在維多利亞公園巨大的足球場上,海陸豐同鄉會的一位工作人員舉起雙手說:“香港回家了。”很多在那天出生的孩子的名字里都帶有一個“港”字,還有很多人被取名“回歸”“香回”“迎香”……
     
    時任中國外交部部長的錢其琛后來回憶那一天時說:“主權交接儀式的一整天都在下雨,但是我相信普天下所有中國人都會覺得,這是為中國人洗刷恥辱的一場雨。”
     
    當年11歲的初中生、如今的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孔永樂對當時電視和電臺經常放的那首《明天會更好》印象深刻——這首歌旋律動人,歌聲悅耳,歌里反復唱著“讓我們期待明天會更好”。
     
    ---------------
     
    回歸前
     
    回歸前的香港是忙碌的。當時是新華社香港分社記者的徐興堂回想1997年6月,“天天都有重大事情在進行,天天都有各種各樣的慶?;貧w活動”。
     
    那段時間,香港各大報紙、電視臺均通知采訪部門的員工,在回歸期間不能休假,不少機構還聘用臨時工,以完成驟增的工作量。香港本地一些報館還投資近百萬元,購買高價的專業數碼相機及手提電腦等器材,務求將歷史性圖片立刻傳回報館。當時的柯達(遠東)有限公司發言人還向媒體透露,那年5月,數碼相機銷量較去年同期激增5倍。
     
    一位香港大學的學生說,在那個夏日,他專門打了份暑假工,為采訪香港回歸的內地攝影記者沖洗膠卷。他的目的,是要利用這個機會學習普通話。
     
    回歸給了香港人額外5天的公共假期,但很多香港人沒有停下匆忙的腳步。20多年前的香港,發生了太多靠勤奮、拼搏成功的故事,這個擁有600多萬人口的小島已成為一個自由港和全球金融中心。
     
    參與回歸報道的中國國際廣播電臺駐港記者張惠玲這樣描述當時香港人的共同生活愿望:拼命賺錢,盡情享受。她對許多六七十歲的小巴士司機印象深刻,“他們一個個把車開得飛快,一個人收費開車,動作利索,完全沒有把自己當成老人”。她在回憶文章里這樣回答那個疑問,“香港人走路為什么這么快呢?很簡單,時間就是金錢”。
     
    對世界許多國家而言,昔日生意場上的伙伴香港,彼時正因回歸中國備受關注。而在一河之隔的祖國大陸,各地都在為漂泊1個半世紀香港的歸航,送來祝福。
     
    當時的報道稱,中國各大城市商場,歌唱祖國、迎接香港回歸內容的磁帶、唱片銷量明顯上升,機關、學校、工廠都在排練《我的中國心》《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等歌曲合唱。
     
    在北京,60萬盆鮮花“開遍”北京長安街等主要街道,1997盞紅燈籠懸掛在長安街西側的西單商業街。首都大酒店大堂里懸掛了10余個大紅燈籠,其中4個分別寫著“香”“港”“回”“歸”。五星紅旗和有紫荊花圖案的香港區旗,成為當時暢銷的紀念品。
     
    人們把對香港的美好祝愿都寫在紅色條幅上。當時北京二環路的10余座立交橋和數十座過街天橋上,到處是紅色標語。在前門城樓邊,一些拉游客觀光的人力三輪車,頂棚也罩上了紅布。
     
    在南京,各界群眾在回歸前1小時聚集在靜海寺,撞響“警世鐘”155下,寓意香港被迫離開祖國155年。撞鐘的代表里有民族英雄林則徐、鄧廷楨的后代。最后一下的撞擊時間是1997年7月1日零時。
     
    香港也為回歸準備著。香港電燈公司和中華電力公司與廣東省電力供應部門一起,增加香港后備電力供應的容量。香港地鐵在6月30日晚通宵服務,在回歸前夜和回歸當天,九龍巴士有7條主要干線巴士通宵服務,30條線路的巴士延時服務。
     
    解放軍駐港部隊的先頭部隊也在等待回歸到來,他們將在6月30日21時開始進駐香港,準備7月1日零時接管防務。從1994年正式成立以來,駐港解放軍1000多個日夜都在為進駐香港作準備。
     
    先頭部隊里一位來自湖北的江姓戰士在6月29日接受采訪時說,激動、緊張都過去了,現在的心情平靜、沉著。明天進入香港后,他將駕車左行上路,“香港地圖看了不知多少遍,但始終是平面的,進入香港地域,地圖上的點和線才會變得立體起來。”
     
    交接
     
    萬眾矚目的交接儀式如期在臨海而立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新翼五樓大會堂舉行。而在交接前的半個多月,有人發現大會堂的屋頂漏雨,時任中央香港回歸及慶?;顒踊I備辦公室聯絡組副組長趙秉欣在和同事查看屋頂后,及時找到總承包商,商量修復并加快施工進度。后來他回憶說:“香港人辦事效率極高,在回歸日之前把所有問題都解決了。”
     
    為了確定回歸前后兩天的天氣,新華社香港分社查詢了香港天文臺過去12年每年6月30日至7月1日的香港天氣資料,發現都有下雨的記錄?;貧w慶典籌委會以此提出意見,建議香港交接儀式和特區成立慶典都在室內舉行。但英方為“莊嚴、體面撤退”,在多次討論后才接受中方意見,但仍在室外舉辦兩場告別儀式。
     
    6月30日那一天,查爾斯王子在雨中宣讀英國女王“贈言”:“還有5個小時,英國國旗就要降下,中國國旗將飄揚于香港上空。150多年的英國管治即將告終。我們對港人的能力和韌力有無比信心……”在當天的日記中,查爾斯王子寫下了自己首次雨中發表演說的感受,“事實上,沒有人聽到我說了些什么,因為大雨打在雨傘上的聲音太吵了”。
     
    一同出席英方告別儀式的特別行政區行政會議召集人鐘士元目睹了賓客們的窘態。他后來在回憶錄中寫道:“大雨下個不停,賓客表現得特別狼狽。怡和洋行的大班亨利·凱瑟克就因天雨路滑,跌落渠邊,跌斷了腳骨。很多賓客衣履盡濕,中途離場趕回去更換衣服,令告別儀式失色不少。”
     
    賓客們匆忙趕赴的交接儀式在這一天23時42分正式開始。會堂里有人穿著中國傳統服裝——米色長衫,有女士穿著旗袍。在場的4400多人將在不久后見證香港回歸這一歷史瞬間。
     
    后來有人分析,在不到30分鐘的交接過程中,共有25道程序要完成,這相當于每一個程序都要在1分鐘左右的時間里完成。
     
    很多交接之夜的細節讓人們印象深刻并津津樂道:在查爾斯王子發言超時、英國國歌又提前結束的情況下,中國國旗仍在7月1日零時零分零秒升起,分毫不差。因為中國國旗和香港特區區旗旗桿上裝了帶馬達的小風扇,國旗和區旗得以在室內順風飄揚,而英國國旗和舊香港旗的旗桿上沒有安裝相應的裝置,旗飄不起來。
     
    事實上,直到6月下旬,很多儀式上的細節還在最后的討論中。
     
    宣誓語言、宣誓人員和領導人入場時吹不吹小號均是爭論焦點。趙秉欣回憶,回歸前,6月29日,時任國務院秘書長的羅干打電話給當時的籌委會辦公室主任李樹文說:“中央同意吹小號,李鵬總理說,吹小號不是英國的專利,克林頓總統的就職典禮就吹小號。”
     
    很多回歸的瞬間也被人反復回味與解釋。北京時間7月1日零時整,守邊、布邊、巡邏、警戒、值勤的全體香港警員,一瞬間全部換上了特區紫荊花警徽。在香港添馬艦軍營區,中方衛隊長譚善愛中校對英方衛隊長說:“我代表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接管軍營,你們可以下崗了,我們上崗。祝你們一路平安。”兩個衛隊長在前幾天就商定,能否聽懂對方說的話并不重要。因為語言不通,兩人約定說完最后一句話時音調提高一點,知會對方。
     
    當時徐興堂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新翼7樓,等待采訪特區成立儀式。當電視幕墻里兩國國旗一降一升時,徐興堂和同行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一旁的幾位香港記者親熱地向他打招呼,說:“我們是一家人了。”他隨后就注意到在門口站崗的警察已經摘下帶有皇冠標志的警徽,換上了特區紫荊花警徽。這成為整個采訪過程中最讓他激動的一刻。“歷史就這樣走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徐興堂后來在回憶文章里寫道:“盡管我所在的位置與現場隔著兩層樓,但我分明感覺到了那種令人熱血沸騰的場面。”
     
    “‘倒計時’重要,但‘正計時’更重要”
     
    毫無疑問,交接之夜過后,香港進入了歷史新紀元。一位香港人興奮地說:“當年香港是用槍炮開始的,今天的香港是用禮花禮炮開始的。”
     
    據當時媒體報道,回歸煙花匯演對著維多利亞港海面進行,在20分鐘內共發放煙花近兩萬枚,皆為中、英煙花廠商的杰作,亦是香港首次同時放中、英煙花。
     
    有關各類回歸活動的畫面開始在電視上播放。在香港郵政總局門前,人們排起長隊,爭購慶祝香港回歸祖國的紀念郵票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首日封。
     
    在香港回歸、特區成立的第一天,張惠玲和同事分幾路出門采訪,發現回歸改變了很多,又好像一切如常,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香港保持著原有的生活方式。灣仔的茶樓一早便有很多人飲早茶,唯一不同的是人們早上多買了幾份報紙。關于回歸,很多報刊都出了特刊和號外。張惠玲的同事采訪說,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
     
    在香港中環的廣場上,徐興堂看到人們在新建的回歸紀念亭前拍照留念,把鏡頭對向立法局大樓上首次升起的五星紅旗和紫荊花區旗。一對在此拍照的年輕戀人穿著別致的T恤衫,身前的五星紅旗上寫著“你好,中國!”身后則是“再見,英國!”
     
    7月1日一整天,人們拿著香港地鐵公司發行的價值25元的回歸紀念車票,可在一天內不受次數距離限制,隨便乘車。
     
    張惠玲在報道里寫下跑馬場的情況,設在跑馬地的馬會總部大樓原標有英皇標志的賽馬會會徽除去了“英皇御準”四個大字。“1997年后,香港的馬照跑,只是沒有殖民色彩了”。
     
    而港股在回歸后則給出了積極的回應。1997年7月3日的報道顯示,在特區成立后的首個交易日,港股正如業內人士所料開紅盤。在經過5天的公眾假期后,恒生指數以15345點的歷史高位開盤,金融股表現良好,股指全日升445點。
     
    香港最大銀行,匯豐銀行副總經理、中國區行政總裁王浵世也在當天接受采訪時說,今天是“格外繁忙的一天”,他接到的電話里,大多是商談與在中國發展業務有關。他認為這是個很好的兆頭。
     
    當時入職4年的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赴港記者史靖洪,也在前后20天的采訪中發現,盡管香港依然保持著原來的生活節奏,但香港人的心態已有了細微的變化。越多越多的香港人開始接受普通話,并學習普通話,而在幾年前,講普通話的人會受到白眼。
     
    她看到企業家李秀恒在自己的名片后寫道:“‘倒計時’重要,但‘正計時’更重要,讓我們為政權回歸后香港的更加繁榮安定而努力。”一位該公司的雇員劉先生笑著說,原來在香港,有面子的事情都是外國人的,中國人就是掙點錢?,F在香港回歸了,中國人也應該有面子了。
     
    回歸時剛上大學的梁浩宏當時一心希望盡力完成學業。2000年,他畢業于香港城市大學制造工程系,但所讀的專業決定了他必須回內地工作。他在接受訪問時說,因為香港已沒有這些行業。“在工廠里,我意識到自己與朋友都需要認識內地的情況。”
     
    對老歌《明天會更好》印象深刻的孔永樂,長大后走進不同高等院校學習或工作,開始關注香港大學生的“明天”。香港回歸20多年后,這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這樣描述自己對于香港回歸的最大感受:“以往是依賴英國人為我們作決定,現在我們必須依靠自己,決定用什么方式才有利于下一代。”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