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單秀榮:我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

     近日,女高音歌唱家單秀榮接受本報專訪,這位曾經因演唱《愿親人早日養好傷》《雁南飛》而家喻戶曉的藝術家謙虛地說:“這些年,我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單秀榮所說的“該做的事”是三十年如一日的采風、學習、練習、演出。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她把精力投入到民歌的搜集與搶救工作中,至今已錄制了400多首民歌、90多首古曲,為中國傳統音樂保存了最鮮活的資料與樣本。
     
      從工廠考進中國音樂學院
     
      1965年,喜愛唱歌的單秀榮是山西第一熱電廠的工人。對于當年考學的經歷她記憶猶新:“那年的三四月份,我代表我們廠在太原市文化宮演出,唱了兩首歌,第一首是歌劇《劉胡蘭》選段《數九寒天下大雪》,第二首是民歌《俺是公社飼養員》。”演出結束后,單秀榮正準備回家,卻被中國音樂學院的幾位老師在后臺叫住,幾番鼓勵后,單秀榮決定考學。同年8月,她收到了來自中國音樂學院歌劇系的錄取通知書。
     
      進入學校,單秀榮自信不起來,她覺得各方面都欠缺太多。單秀榮當時的同學有從部隊宣傳隊考來的,有從文藝團體考來的,還有從音樂學院附中升上來的,只有單秀榮沒有音樂基礎。“笨鳥先飛早入林。”單秀榮不敢浪費一分一秒,她下苦功彌補與同學之間的差距。“畢業之后,我才發現,我們班同學一起出去玩的照片中常常都沒有我。因為大家去玩的時候,我要么在資料室里查資料、聽音樂,要么就在琴房里練習。”
     
      4年苦學,她找到了適合自己的聲樂道路——中西結合,學習西方聲樂的氣息、發聲等技巧,用來為民族聲樂藝術服務。
     
      工人出身讓單秀榮保有對工農群眾最深厚的感情,這是她日后民歌傳承工作的精神本源與初心。1969年,畢業后的單秀榮在天津軍糧城學軍勞動鍛煉,為演唱革命歌曲積累了實踐經驗。
     
      刻苦用功鑄就時代金曲
     
      機會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1972年,單秀榮正在太原的家里休產假,忽然接到到中央芭蕾舞團報到的通知。單秀榮把剛滿月不久的孩子交給媽媽照顧,和愛人一起回到北京。
     
      中央芭蕾舞團的領導告訴她,新排演舞劇《沂蒙頌》其中有一首歌《愿親人早日養好傷》,已經讓好多人試唱過,都令人不滿意。單秀榮拿到歌篇就開始準備。“那時我剛做母親,正在哺乳期,而《沂蒙頌》恰好講的是英嫂用乳汁救解放軍傷員的故事,給我的感觸很深。”單秀榮將她對孩子的思念融入到軍民魚水情的表達中,一下子找到了演唱的感覺,并最終成為演唱者。
     
      芭蕾舞劇《沂蒙頌》在1972年公演時引起了很大反響。劇中的音樂一反當時豪情滿懷、慷慨激昂的格調,尤其是由《沂蒙山小調》衍化而來的《愿親人早日養好傷》傳唱至今,經久不衰,這首歌也讓單秀榮聲名鵲起,事業進入嶄新階段。
     
      1977年,中央芭蕾舞團改為樂隊編制,取消了合唱隊,單秀榮被調到中國歌劇舞劇院工作。
     
      1979年的一天,作曲家李偉才給單秀榮打電話,請她演唱電影《歸心似箭》的主題歌《雁南飛》。拿到這首歌后,單秀榮結合電影情節,在演唱處理上做了大量功課。她舉例說:“女主角玉貞不希望男主角魏得勝走,但為了革命,魏得勝不得不拋下兒女情長,回到隊伍繼續戰斗,玉貞肯定要支持他。第一句‘雁南飛’,大雁已經飛了,再唱一句‘雁南飛’,飛得更遠了,越來越悠遠的歌聲表達了玉貞的決心,為了革命,不能回頭。”
     
      電影上映之后,《雁南飛》的歌聲隨玉貞和魏得勝的故事傳入千家萬戶,打動了無數觀眾,這首歌也成為一代人的時代記憶。
     
      走遍全國挖掘各地民歌
     
      《雁南飛》的成功給單秀榮帶來的成就感很快就被困惑所取代。上世紀80年代以來,流行音樂越來越受到關注與追捧,民族聲樂備受冷落。很多民族唱法與西方唱法的歌手開始迎合潮流,進入到流行演唱領域,而單秀榮也開始思考其藝術方向。
     
      單秀榮在找不到方向時,想起毛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所講的——我們的文藝要為人民服務。
     
      她記得上大學時,有一年假期回山西老家。她走在路上聽到一位趕車的農民老大爺唱著一首祁太秧歌,單秀榮一聽就著了迷,她跑過去跟大爺表示想學唱這首歌。老大爺開心地邀請她一起坐車,一邊唱一邊聊,不知不覺走出七八里地,等單秀榮反應過來,早已離家好遠。
     
      追尋自己的初心,單秀榮深愛的還是那些生長在田間地頭最質樸、最真誠的民歌。由此,她毅然一頭扎進黃土地,探尋民歌原始的魅力。她說:“我常常借演出的機會到各地采風,接觸到風格迥異的民歌。在中國歌劇舞劇院工作的這些年,我把全國30多個省區市幾乎都走遍了。”
     
      上世紀80年代,單秀榮住進北京東城區朝陽門內大街203號大院,中國音樂家協會的資料室就在大院里。近水樓臺先得月,單秀榮一有空閑就去資料室查閱、收集相關民歌資料,發現了很多有趣的東西。單秀榮舉例說:“同是《繡荷包》,歌名相同,卻風格迥異,山西的很委婉,山東的就特別‘拿捏’,云南的比較俏皮,遼寧的就比較哀怨。”單秀榮收集了《放風箏》系列、《繡荷包》系列、《搖籃曲》系列等各地民歌,還手抄了大量的譜子,編排好目錄,如今這些歌曲已錄制發行,變成了中國傳統民歌的音像資料。
     
      除了民歌之外,她還潛心研究古曲,錄制了專輯《胡笳十八拍》《南宋姜白石歌曲17首》《杏花天影——中國古典音樂欣賞》等,成為我國音樂教學的樣本。聚沙成塔、水滴石穿,如今回頭看,當年拒絕隨波逐流的單秀榮以不懈的堅持,搶救下寶貴的文化遺產。
     
      2010年,中國唱片總公司為單秀榮出版歌唱藝術全集,單秀榮從自己錄制的500多首歌曲中,精選出90首不同風格的曲目,分別納入5個專輯。她說:“我終于可以對喜愛民族聲樂的聽眾有所交代,也對自己的歌唱生涯有所交代”。專輯后來獲得了中國藝術最高榮譽之一的“中國金唱片獎”。
     
      聽郭蘭英的歌長大的單秀榮自豪地說:“郭蘭英是我的偶像。她告訴我,人生的捷徑就是扎扎實實干實事,因為藝術是實實在在的,做不了假,必須要沉下心來,堅持學習,長期積累,才能有大的收獲。”退休后的單秀榮也一直沒閑著,她同樣以偶像郭蘭英為榜樣,在中央音樂學院的講臺上開展教學傳承工作,向青年學生講授“如何唱好中國歌曲”與“中國民歌的魅力”。她鼓勵年青一代藝術工作者:“把崇德尚藝作為一生的功課,扎扎實實地練好基本功,創作并演出反映中國當代社會主旋律的藝術作品,以高尚藝術品德成就燦爛藝術人生。”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