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新見《儒林外史》評本——《增補儒林外史眉評

    近日,筆者新發現一種《儒林外史》評點本,題曰《增補儒林外史眉評》(以下簡稱童評),因篇幅宏大頗具規模,精當觀點層出不窮,在整個《儒林外史》評點史上有著重要的意義,故于此詳加介紹,以期對《儒林外史》研究有所裨益。
    是書現為抄本,共三冊,用行楷書寫,其中第三冊后半部分為空白,并無文字紀錄。全書開篇為“凡例”,共十一則,交待批評體例。“凡例”后則為評語,評語的次序按小說正文的回目與頁碼排列。“凡例”末尾題曰:“光緒癸巳秋七月,睫巢散人識。”[2]可知成書于光緒十九年(1893),體現了十九世紀晚期《儒林外史》評點的水平與趣味。
     
    “睫巢老人”即晚清文人童葉庚。童葉庚(1828-1899),字松君,號睫巢,上海崇明人,曾任德清知縣,晚年歸隱蘇州。為人博學多智,著有《睫巢詩說》《睫巢鏡影》等。
     
    關于《增補儒林外史眉評》成書過程,童葉庚在“凡例”中談到:“余最喜批閱,欲加評語而未果也。后得齊省堂增訂正本,其中復加點竄,益覺精密,而惺園批注,亦盡善盡美,惜稍略耳。今歲里居多暇,重展是書而讀之,心有所得,隨手札記。”并自言“自愧年衰神倦,筆墨籍亂無章,未免為方家所笑。”
     
    可知,是書成于一年之內,并不像黃小田、張文虎等評點本有著長期的寫作或修改歷程。
    書名中的“增補”,據“凡例”所言,當是增補齊省堂訂正本(以下簡稱“齊本”)中批語的未及之處。童葉庚對齊省堂批語推崇備至,既稱其“盡善盡美”,又說“惺園批注,先得我心。”
     
    童評與齊評確有相近的趨向。齊評意在勸懲,“評語尤為曲盡情偽,一歸于正。”[3]童評也重視人物品藻,“賢者真者,則贊美之,尊敬之;若奸者偽者,則戲侮之,攻訐之。”
     
    同時,兩書的藝術批評也都極具特色。“齊本評者對《儒林外史》藝術特色的闡說,較之其對小說思想內涵的批評,更值得我們重視。”[4]童評在藝術分析方面更是大放異彩,迥絕他家。
     
    但是童評是獨立的文本,畢竟不是齊評的“增補”本。在許多問題的看法上,童評絕不茍同于齊評。如齊評對二婁的評價趨于負面,認為二人不脫“紈绔”習氣。童評卻對二人大為嘆服,筆下不吝贊辭,稱二人為“當世賢公子”,贊嘆“真是名士風流”,充分顯露出不同前人的獨立見解。
     
    童評在對書中許多人物都有細膩的分析,絲毫不受齊評的束縛。再以二者都擅長的藝術分析而論,童評剖析之細、眼界之闊、數量之繁多、質量之上乘,都是齊評無法望其項背之處。因此,童評雖曰為“增補”而成,但其評點成就已遠在齊評之上。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 <wbr id="rvjdk"><output id="rvjdk"><meter id="rvjdk"></meter></output></wbr>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

    <strong id="rvjdk"></strong>
    <ruby id="rvjdk"></ruby>

    <optgroup id="rvjdk"></optgroup>